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穿越小說 > 我是董卓之子 >

第三百章 巾幗不讓須眉(四)

    “想收拾我?你別被我收拾了才行,我說,你們董家就是把她給慣的沒大沒小。”衛子魚說道。

    董杭目瞪口呆,你這是啥節奏啊,這還沒洞房呢,你就把董白給氣的要暴走,可以想像到到,這以后家中必定是不得安寧。

    這看起來是個美女,可是兇起來……

    而且不論是武藝還是箭術,簡直就是兄嫂的翻版,而且你這樣收拾董白,怎么這么像董白她娘收拾她呢。

    董杭忍不住的出著冷汗,隨著后堂大門重重的關上,董杭只能跟著衛子魚進去。

    “看招!”

    “又來?”董杭直接握住衛子魚的手腕。

    “那你以為,跟我洞房,是那么容易的嗎?”衛子魚說了一句,緊接就是拳頭。

    能想像到硬是把夢想中夫妻恩愛的洞房變成了比武招親是什么感受嗎?

    “我說,你要是比武招親的話,能輪到我嗎?”董杭問道。

    “三成吧。”衛子魚說了一句,董杭是直接把她的雙手交叉在她的胸前,真的,這絕色美女,比董白還好動。

    “那我就把這三成變成十成的確定,千世回首,只為此刻的遇見。”董杭輕吻衛子魚的臉。

    嗯,打不過她,只能逗她了,撩這古代的小女生,一撩一個準。

    前廳,董白將干將莫邪撥出!

    “好劍!”趙云說道。

    “夫君,你可不知道衛子魚有多囂張,不信你問董悅,等回了河東,她沒靠山的時候,看我怎么收拾她。”

    “問題是我們打不過她。”李淺兒說道。

    “沒事,還有吳憂呢,我就不信,她還反了天了她還。”董白說道。

    “那要是吳憂也打不過呢?”李淺兒說道。

    “放心吧,吳憂一定打的贏她,她敢招我,況且就算吳憂打不過,還有董悅呢,我們四個一起上。”

    “放心吧。她不是吳憂的對手。”董悅說道。

    “咦?你倆不會昨晚打了一場了吧?”董白驚奇的說道,董白最喜歡看別人打架了。

    “無聊。”

    “董悅,你什么態度啊!”董白得瑟的說道。

    董悅理都不理董白,這就是從小驕生慣養出來的……

    第二日,董杭和衛子魚告別了衛老爺子和衛仲道,他們要回河東郡了,而嫁了女兒,當然是從夫了。

    至于衛仲道和董悅的事,以后,董悅就負責各縣學府的情況,這樣一來,她和衛仲道接觸的時間就長了,慢慢來吧。

    ……

    ……

    “想收拾我?你別被我收拾了才行,我說,你們董家就是把她給慣的沒大沒小。”衛子魚說道。

    董杭目瞪口呆,你這是啥節奏啊,這還沒洞房呢,你就把董白給氣的要暴走,可以想像到到,這以后家中必定是不得安寧。

    這看起來是個美女,可是兇起來……

    而且不論是武藝還是箭術,簡直就是兄嫂的翻版,而且你這樣收拾董白,怎么這么像董白她娘收拾她呢。

    董杭忍不住的出著冷汗,隨著后堂大門重重的關上,董杭只能跟著衛子魚進去。

    “看招!”

    “又來?”董杭直接握住衛子魚的手腕。

    “那你以為,跟我洞房,是那么容易的嗎?”衛子魚說了一句,緊接就是拳頭。

    能想像到硬是把夢想中夫妻恩愛的洞房變成了比武招親是什么感受嗎?

    “我說,你要是比武招親的話,能輪到我嗎?”董杭問道。

    “三成吧。”衛子魚說了一句,董杭是直接把她的雙手交叉在她的胸前,真的,這絕色美女,比董白還好動。

    “那我就把這三成變成十成的確定,千世回首,只為此刻的遇見。”董杭輕吻衛子魚的臉。

    嗯,打不過她,只能逗她了,撩這古代的小女生,一撩一個準。

    前廳,董白將干將莫邪撥出!

    “好劍!”趙云說道。

    “夫君,你可不知道衛子魚有多囂張,不信你問董悅,等回了河東,她沒靠山的時候,看我怎么收拾她。”

    “問題是我們打不過她。”李淺兒說道。

    “沒事,還有吳憂呢,我就不信,她還反了天了她還。”董白說道。

    “那要是吳憂也打不過呢?”李淺兒說道。

    “放心吧,吳憂一定打的贏她,她敢招我,況且就算吳憂打不過,還有董悅呢,我們四個一起上。”

    “放心吧。她不是吳憂的對手。”董悅說道。

    “咦?你倆不會昨晚打了一場了吧?”董白驚奇的說道,董白最喜歡看別人打架了。

    “無聊。”

    “董悅,你什么態度啊!”董白得瑟的說道。

    董悅理都不理董白,這就是從小驕生慣養出來的……

    第二日,董杭和衛子魚告別了衛老爺子和衛仲道,他們要回河東郡了,而嫁了女兒,當然是從夫了。

    至于衛仲道和董悅的事,以后,董悅就負責各縣學府的情況,這樣一來,她和衛仲道接觸的時間就長了,慢慢來吧。

    “想收拾我?你別被我收拾了才行,我說,你們董家就是把她給慣的沒大沒小。”衛子魚說道。

    董杭目瞪口呆,你這是啥節奏啊,這還沒洞房呢,你就把董白給氣的要暴走,可以想像到到,這以后家中必定是不得安寧。

    這看起來是個美女,可是兇起來……

    而且不論是武藝還是箭術,簡直就是兄嫂的翻版,而且你這樣收拾董白,怎么這么像董白她娘收拾她呢。

    董杭忍不住的出著冷汗,隨著后堂大門重重的關上,董杭只能跟著衛子魚進去。

    “看招!”

    “又來?”董杭直接握住衛子魚的手腕。

    “那你以為,跟我洞房,是那么容易的嗎?”衛子魚說了一句,緊接就是拳頭。

    能想像到硬是把夢想中夫妻恩愛的洞房變成了比武招親是什么感受嗎?

    “我說,你要是比武招親的話,能輪到我嗎?”董杭問道。

    “三成吧。”衛子魚說了一句,董杭是直接把她的雙手交叉在她的胸前,真的,這絕色美女,比董白還好動。

    “那我就把這三成變成十成的確定,千世回首,只為此刻的遇見。”董杭輕吻衛子魚的臉。

    嗯,打不過她,只能逗她了,撩這古代的小女生,一撩一個準。

    前廳,董白將干將莫邪撥出!

    “好劍!”趙云說道。

    “夫君,你可不知道衛子魚有多囂張,不信你問董悅,等回了河東,她沒靠山的時候,看我怎么收拾她。”

    “問題是我們打不過她。”李淺兒說道。

    “沒事,還有吳憂呢,我就不信,她還反了天了她還。”董白說道。

    “那要是吳憂也打不過呢?”李淺兒說道。

    “放心吧,吳憂一定打的贏她,她敢招我,況且就算吳憂打不過,還有董悅呢,我們四個一起上。”

    “放心吧。她不是吳憂的對手。”董悅說道。

    “咦?你倆不會昨晚打了一場了吧?”董白驚奇的說道,董白最喜歡看別人打架了。

    “無聊。”

    “董悅,你什么態度啊!”董白得瑟的說道。

    董悅理都不理董白,這就是從小驕生慣養出來的……

    第二日,董杭和衛子魚告別了衛老爺子和衛仲道,他們要回河東郡了,而嫁了女兒,當然是從夫了。

    至于衛仲道和董悅的事,以后,董悅就負責各縣學府的情況,這樣一來,她和衛仲道接觸的時間就長了,慢慢來吧。

    “想收拾我?你別被我收拾了才行,我說,你們董家就是把她給慣的沒大沒小。”衛子魚說道。

    董杭目瞪口呆,你這是啥節奏啊,這還沒洞房呢,你就把董白給氣的要暴走,可以想像到到,這以后家中必定是不得安寧。

    這看起來是個美女,可是兇起來……

    而且不論是武藝還是箭術,簡直就是兄嫂的翻版,而且你這樣收拾董白,怎么這么像董白她娘收拾她呢。

    董杭忍不住的出著冷汗,隨著后堂大門重重的關上,董杭只能跟著衛子魚進去。

    “看招!”

    “又來?”董杭直接握住衛子魚的手腕。

    “那你以為,跟我洞房,是那么容易的嗎?”衛子魚說了一句,緊接就是拳頭。

    能想像到硬是把夢想中夫妻恩愛的洞房變成了比武招親是什么感受嗎?

    “我說,你要是比武招親的話,能輪到我嗎?”董杭問道。

    “三成吧。”衛子魚說了一句,董杭是直接把她的雙手交叉在她的胸前,真的,這絕色美女,比董白還好動。

    “那我就把這三成變成十成的確定,千世回首,只為此刻的遇見。”董杭輕吻衛子魚的臉。

    嗯,打不過她,只能逗她了,撩這古代的小女生,一撩一個準。

    前廳,董白將干將莫邪撥出!

    “好劍!”趙云說道。

    “夫君,你可不知道衛子魚有多囂張,不信你問董悅,等回了河東,她沒靠山的時候,看我怎么收拾她。”

    “問題是我們打不過她。”李淺兒說道。

    “沒事,還有吳憂呢,我就不信,她還反了天了她還。”董白說道。

    “那要是吳憂也打不過呢?”李淺兒說道。

    “放心吧,吳憂一定打的贏她,她敢招我,況且就算吳憂打不過,還有董悅呢,我們四個一起上。”

    “放心吧。她不是吳憂的對手。”董悅說道。

    “咦?你倆不會昨晚打了一場了吧?”董白驚奇的說道,董白最喜歡看別人打架了。

    “無聊。”

    “董悅,你什么態度啊!”董白得瑟的說道。

    董悅理都不理董白,這就是從小驕生慣養出來的……

    第二日,董杭和衛子魚告別了衛老爺子和衛仲道,他們要回河東郡了,而嫁了女兒,當然是從夫了。

    至于衛仲道和董悅的事,以后,董悅就負責各縣學府的情況,這樣一來,她和衛仲道接觸的時間就長了,慢慢來吧。

    “想收拾我?你別被我收拾了才行,我說,你們董家就是把她給慣的沒大沒小。”衛子魚說道。

    董杭目瞪口呆,你這是啥節奏啊,這還沒洞房呢,你就把董白給氣的要暴走,可以想像到到,這以后家中必定是不得安寧。

    這看起來是個美女,可是兇起來……

    而且不論是武藝還是箭術,簡直就是兄嫂的翻版,而且你這樣收拾董白,怎么這么像董白她娘收拾她呢。

    董杭忍不住的出著冷汗,隨著后堂大門重重的關上,董杭只能跟著衛子魚進去。

    “看招!”

    “又來?”董杭直接握住衛子魚的手腕。

    “那你以為,跟我洞房,是那么容易的嗎?”衛子魚說了一句,緊接就是拳頭。

    能想像到硬是把夢想中夫妻恩愛的洞房變成了比武招親是什么感受嗎?

    “我說,你要是比武招親的話,能輪到我嗎?”董杭問道。

    “三成吧。”衛子魚說了一句,董杭是直接把她的雙手交叉在她的胸前,真的,這絕色美女,比董白還好動。

    “那我就把這三成變成十成的確定,千世回首,只為此刻的遇見。”董杭輕吻衛子魚的臉。

    嗯,打不過她,只能逗她了,撩這古代的小女生,一撩一個準。

    前廳,董白將干將莫邪撥出!

    “好劍!”趙云說道。

    “夫君,你可不知道衛子魚有多囂張,不信你問董悅,等回了河東,她沒靠山的時候,看我怎么收拾她。”

    “問題是我們打不過她。”李淺兒說道。

    “沒事,還有吳憂呢,我就不信,她還反了天了她還。”董白說道。

    “那要是吳憂也打不過呢?”李淺兒說道。

    “放心吧,吳憂一定打的贏她,她敢招我,況且就算吳憂打不過,還有董悅呢,我們四個一起上。”

    “放心吧。她不是吳憂的對手。”董悅說道。

    “咦?你倆不會昨晚打了一場了吧?”董白驚奇的說道,董白最喜歡看別人打架了。

    “無聊。”

    “董悅,你什么態度啊!”董白得瑟的說道。

    董悅理都不理董白,這就是從小驕生慣養出來的……

    第二日,董杭和衛子魚告別了衛老爺子和衛仲道,他們要回河東郡了,而嫁了女兒,當然是從夫了。

    至于衛仲道和董悅的事,以后,董悅就負責各縣學府的情況,這樣一來,她和衛仲道接觸的時間就長了,慢慢來吧……

    我是董卓之子

    我是董卓之子12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今天排三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