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穿越小說 > 殘明霸業 >

第504章 一家人

    郁青兒舒展著媚眼,一副勾魂攝魄的笑容看向天浪,“還不是因為皇上,前日去娘娘房里,看到皇上的公文落在地上了,我便幫忙撿起來,無意中看到了皇上批公文時隨意寫下的一頁小字,上面寫下了他的目標,一年內要恢復南京。”

    徐郁青兒很相信天浪的能力,芊芊則不好當著這么多人的面聊什么敏感話題,便只是淺淺一笑,“好啊,這么說,要再去龍泉山泡溫泉,還真得趁早,否則便像郁青兒說的那樣,以后可能沒機會了。”

    天浪做過的許諾,芊芊做了決定,要大家次日一起去龍泉山,另一邊已經叫王坤去傳皇上口諭了,讓鄧凱和陳友龍立刻便開始布置,誰也不想再發生上次龍泉山遇到馬寒香那樣的事。

    說著一行人便都走了,倒讓天浪感覺自己在這個家實在是多余的,命令不是他發的,決定也不是他下的。

    留下呆呆望著她們背影的芳芷和一臉失望的天浪,片刻,天浪又覺這樣失望表情會傷害到身邊的芳芷,便悻悻地說,“芳芷,你要不要坐秋千啊,朕可以推你。”

    芳芷一聽連頓時紅了,含羞帶怯的猶豫了一會兒,還是咬了咬唇瓣,聲如細紋的說了聲,“好啊”

    可是剛坐上去,還沒等秋千停穩芳芷便跳了下來,因為她想起自己怕癢。芳芷局促地站在秋千另一頭,垂下眼眸,雙腳和雙手都不知放在哪里好。

    天浪也發現了芳芷的羞怯,便故作若無其事道:“那你自己蕩好了,朕坐在一旁看你。”

    “還是不要了,皇上,咱們還是回去吧。”

    “好像女孩子的東西你都不是特別愛玩兒啊?”

    “有啊,繡花,彈琴,下棋,哦,對了,不如我們回去下棋好吧?”

    “圍棋嗎?”天浪問道,芳芷點頭。

    “朕的棋藝很差,不過有一種玩兒法,以前經常和皇后玩兒的,不知道你愿不愿意下呀?”

    “嗯,也好啊,”芳芷點了頭。

    “好,那咱們回去。”

    外間的軟塌上擺上了棋盤,天浪只簡單介紹了一下五子棋的玩法,兩個人便捉對廝殺起來。

    下棋時的芳芷,變得與往常不同了,專注,凝神,心無旁騖,仿佛都無法形容她那種認真的美。

    活脫脫像變了一個人,不再是軟軟糯糯的,時而靜若處子,時而柔中帶剛,時而伶俐,時而眸光婉轉。

    天浪覺著這樣的芳芷也很有趣兒,連下十盤,天浪只贏了五盤,平分秋色,天浪有些累了,像扔下棋子,不料芳芷卻一臉堅定的對他說,“再來一盤!”

    這是從沒有在芳芷身上發生過的,以往她從不會質疑天浪做出的任何決定,從沒有對天浪說過一個‘不’字,連剛剛蕩秋千的時候也沒有,她只是說怕癢。

    為了一盤決定勝負的棋局,芳芷竟然令人詫異的又把天浪扔下的棋子拾起來,重新不由分說的放回到了他手中,臉上還有一種因心情過于亢奮而顯現的一抹紅暈。

    天浪無奈笑著又讓芳芷先落了一子,目光竟仍然在芳芷的身上打量,芳芷則根本不去在意他的眼神看向哪里,纖手香凝,蹙眉沉思。

    ‘好勝心如此之強的女人,大半也都是虛榮心特強的,可她在衣著和首飾上卻并不挑剔,不喜錦衣玉食,恐怕她的好勝心只用恃才傲物來形容了。’

    這盤棋下了很久,整個棋盤都快占滿了,芳芷終于下成了一個四連,她得意地揚起了如削的下巴,很有些shì wēi的味道,激動的鼻尖兒都微微滲出了汗珠。

    天浪卻風輕云淡地用手指指了指棋盤上的一處,芳芷一看,神采頓時消散不見了,原來天浪手指的那處他居然早已經下成了六連。

    “不如再來兩盤?”天浪安之若素地問。

    “是妾的棋藝技不如人,皇上也一直在讓著我,其實早該察覺到這一點的,是我太笨了。”

    “這沒什么,五子棋你也是第一次下,怎么能下得過?”

    “不瞞皇上,這種棋我和家姐已經下過許多盤了,之前聽青兒說您和皇后娘娘下的圍棋很奇怪,我便留意了問人,后來便也學著和家姐一起下,希望有一天能贏皇上個一招半式,不過事實證明,是我想多了,有些人,是一輩子可望而不可及的。”

    “幾盤棋而已,不必這么大的感慨吧?”

    “感慨頗深,皇上該知道我指的是什么。”天浪當然知道,橫豎她指的不是棋藝。

    見芳芷一臉頹然,天浪大氣哈哈道:“你抬舉朕了,朕確實不知你指的是什么。”天浪拿起茶碗,輕吮了一口放下。

    “是妾身僭越了,求皇上責罰!”芳芷忙起身垂手站立。

    “芳芷姑娘這是為何?不知為不知,是知也,是你太敏感了,以為朕說的是氣話,朕卻總以為,一家人在一起,總是費盡心思揣測,實在太過于累人了,朕日日朝政繁忙,帶著一身的倦怠回到宮里,就想找個溫暖的、令人不加防范的安樂窩,想躺著便躺著,想靠著便靠著,想說便說,想笑便笑。”

    “一家人?”芳芷忽然抬起了頭。

    “當然了,你和朕還有皇后,不是一家人嗎?難道你是別人家已成聘的妻子,被朕給搶過來的?”天浪故意失語,就是要看芳芷如何反應。

    她若是爭辯當初王化澄欲搶芊芊那件案子自己沒有從中蠱惑,便是沒聽進去天浪的點撥,天浪也會頗為失望,大概日后都會盡量離她這種心機女遠一些。

    畢竟他對于芊芊以外的任何女人到目前為止都沒什么耐心,當然了,對待徐郁青兒要好很多,畢竟徐郁青兒就算用心思,也全用在了正地方,讓他已經漸漸有些喜歡了,并不排斥郁青兒的對自己的感情,當然這種所謂的‘喜歡’無關愛情這一他和芊芊的專屬名詞。

    可是芳芷不一樣,恐怕她就算一朝坐上了皇后之位,心里也會一直和天浪有一種并不溫馨的距離。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今天排三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