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一刻鐘情 >

第一百四十二章 成長的代價

    吃完晚飯,買買買才再度和晉然取得了聯系。

    買買買給晉然發了一條消息:【老板,你為什么和買樂高說我要帶他去瑞士上幼兒園。】

    晉然很快就回復了一條語音:【我和家人在吃飯,等吃完飯給你回電話。】

    晉然發消息的時候,身旁的環境并不安靜,有一個奶聲奶氣的聲音說:“iwannaicecream.strawberryplease.”{我想要吃冰淇淋,請給我草莓味的。}

    買買買并沒有特別關注北京的聲音,她的關注點都在晉然的聲音上。

    這是一個不算陌生,也不算熟悉,卻深深地烙印在買買買的記憶里面的聲音。

    晉然發來簡簡單單的一條消息,內容聽起來一點都不特別,獨特的聲線,卻一下子就讓買買買的腦海里面浮現出昨天晚上的睡前故事。

    在買買買的世界里面,天底下最好聽的聲音有兩個,一個是古董鐘報時的聲音,另外一個就是晉然的聲音。

    好聽到不管背景音有多么嘈雜,買買買都只會關注到晉然一個人的聲音。

    半個小時之后,晉然給買買買打來了電話:“晚飯吃了嗎?”

    “來自歐洲的問候不是應該問‘今天天氣好嗎’這樣的問題嗎?”買買買還是買老大的時候,說話從來都不按牌理出牌。

    在家里出事之后,倒是不太經常使用這樣的說話風格。

    “我從小在歐洲長大,怎么沒有聽人問過我天氣,你是不是對歐洲有什么誤解,我們這兒現在都流行Longtimenosee,聽說這個好久不見還是源自中華五千年文化的精髓。”晉然倒是很配合買買買的說話的風格。

    “是哦,咱們倆也沒有很久不見吧,用Longtimenosee好像也不太適合。”買買買笑了笑,“不好意思啊,老板,我最近不知道怎么了,說話越來越沒有重點。我就是想要問你一下,你為什么和我弟弟說,我答應帶他去瑞士上幼兒園?”

    “我沒有說啊。”晉然直接否認。

    “沒有?不會吧,買樂高這么快就學會說謊了?”買買買沒辦法不意外,“我弟弟早上一睡醒就和我說,你告訴他,我答應帶他去瑞士。”

    買大哥向來都是一個很有原則的,說一不二的“男子漢”。

    “這個我確實說了。”上一秒才否認過的晉然,下一秒就自己打臉。

    “你到底說沒說啊?”買買買頗為無語。

    “我又說,你答應帶他去瑞士,但沒有說你要帶他來瑞士念幼兒園。”晉然給出了他的解釋。

    “啊?這有什么區別啊?我什么時候答應要帶他去瑞士了?”買買買從無語變成了意外。

    “昨天晚上啊。呃,不對,按你在國內的時間算,應該是今天早上。”晉然的回答不帶一絲的猶豫。

    “我哪有,我明明想的是,就算帶買樂高去歐洲,也是想辦法讓他去倫敦,上他最想上的幼兒園。”買買買確實有思考過買樂高的教育問題。

    “你等一下啊,我昨天是用機器人小J給你打電話的,小J會自動錄音,我讓它找出來發給你啊。

    買買買很快就收到了一段錄音:

    晉然:【你會想看雅克德羅出品的,比過梁鳴鳥提鐘更出名也更加具有代表性的自動木偶人嗎?】

    買買買:【想。】

    晉然:【想的話就帶著買樂高一起過來納沙泰爾看看。】

    買買買:【好。】

    晉然:【瑞士的第三個鐘表圣地,我還是等你來了再告訴你是哪里吧。】

    買買買:【嗯……晚……安。】

    聽完錄音,是她和晉然的對話沒有錯,可買買買又覺得有什么地方不對。

    “你怎么打電話還錄音的啊?”買買買問完這個問題,就覺得自己的臉有點燒。

    不是因為錄音的內容,而是她自己說話的語氣,想……好……嗯……晚……安,每一個字都不是她自己正常說話的聲音和語調。

    偏偏她還不能否認這些話就是她說的。

    “我有不是律師,錄音干什么,昨天是湊巧,你給我打消息過來的時候,我手上有事情要忙,而且還要走來走去,來回觀察。”

    晉然向買買買說明了一下原因:“我沒辦法騰出一只手來打電話,也沒有辦法固定在一個地方,小J比較聰明,它會跟著我走,我就用藍牙連著小J打電話。”

    還在為自己“溫柔到詭異”的語氣感到害羞的買買買,沒有接話。

    晉然想了想,又接著和買買買解釋:“你應該有看到我是用蘋果手機的吧,蘋果手機是沒有通話錄音功能的。昨天剛好就是湊巧錄下了。你要是覺得有隱私受到侵犯,或者別的不合適的地方,我現在就讓小J刪掉。”

    “哦,沒有,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真的不記得我有說過這樣的話。”買買買慢了幾拍之后,終于反應過來了。

    “你懷疑這段錄音的真實性?”晉然并不覺得有必要編造這樣的錄音。

    “不是,我知道確實是我說的,但聽起來又不太像我。”買買買選擇實話實說。

    “大概是你那會兒快睡著了吧。我昨天睡覺之前,收到你弟弟發給我的消息,問我什么時候去他的樂高王國,我就說我已經回來瑞士了,要挺長一段時間沒辦法過去。我感覺買樂高聽完之后,有些失望,就告訴他,你會帶他到瑞士,我還答應教他做簡單的機器人。”晉然說明了一下前因后果。

    “這樣啊。”買買買知道自己又誤會了,語氣在猶豫中開始變得更加不好意思。

    “沒錯,就是這樣的。那你要不要說到做到,來瑞士聽我說第三個鐘表圣地的故事?”晉然決定要乘勝追擊。

    “我完全不記得自己聽你講故事的時候都說了什么了,就記得你一直和我說汝拉山谷,我跟你說,早上做夢都是汝拉山谷。”買買買自己都覺得有點好笑。

    “你來過?”晉然好奇。

    “沒有啊。所以下奇怪。夢到一個沒有去過的地方,還夢得那么現實,鳥雀成群,發出的聲音和雅克德羅的過梁鳴鳥提鐘還是一模一樣的。”買買買到現在都沒辦法理解,自己為什么會做這樣的一個夢。

    “不是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嗎?我覺得你大概是和汝拉山谷有緣。可以實地看看,當夢境化為現實的時候,會是什么樣的。”晉然極具魅惑的聲音,讓買買買對汝拉山谷的好奇又多了幾分。

    “你和羅杰杜彼大師上的鐘表學校在汝拉山谷?你該不會是想要直接把我騙到那你上學吧。”買買買的好奇心被晉然帶動。

    “不是啊,日內瓦鐘表學校當然是在日內瓦。汝拉山谷是鐘表谷,你就算不想上日內瓦學校,來獨立制表人的搖籃游玩,感受一下汝拉山谷的鐘表文化,也是不無裨益的吧。”晉然并沒有強迫買買買接受自己安排的意思。

    “我和我弟弟現在手上都只有英國的簽證,不是申根國家,應該去不了瑞士,你讓我再想一想吧。”買買買一時間沒辦法下定決心。

    “簽證嗎?這個我倒是真的沒有了解過,需不需要我幫你問一下做簽證的朋友?”晉然出聲詢問。

    “不用啦,如果真的要去的話,簽證什么的都是小事兒,我這么大個人了,自己肯定可以搞定的。就是我弟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天一個想法,前幾天還說他要去英國,去念小公主的幼兒園的。”買買買感到有些無奈。

    “行,那你去問問你弟弟,到底想去哪里吧。如果你弟弟覺得我這個瑞士哥哥要比英國公主更有吸引力的話,你就和我說一聲。我一定安排時間親自去機場他。”晉然一點糾結的意思都沒有,說完就輕松愉快地掛上了電話。

    …………………………

    和晉然的輕松愉快相比,買買買的心情是有些沉重的。

    說很快就會給她一個交代的姜時宇去了歐洲之后,就沒有回來。

    一直在國內的姜明澤倒是給買買買打了好幾個電話,約她出去,說有事要和她談一談。

    買買買一開始接了幾個電話,每次都找理由拒絕了,后來干脆連姜明澤的電話也不接了。

    買買買知道姜明澤想和她說什么,可姜時宇自己都不回來,她和姜明澤又能聊出什么呢?

    買買買一直都很喜歡也很信任姜明澤,就是因為這份信任,買買買才覺得自己現在的眾叛親離是多么的可悲。

    她家里出事之后,原來圈子里面,唯一沒有對她避而遠之的姜明澤和姜時宇,原來并不是真的不在乎她是誰的女兒,不在乎她家有沒有出事。

    而是早就吃定了她。

    只要對買買買不離不棄,就能吞并買買買家的海外產業,這樣的買賣,應該會有很多人搶著做。

    那些早早地離她而去的人,是壓根就不知道買家還有那么多的海外產業,也壓根就不相信買買買有翻身的可能。

    買買買用自己的最后一絲從“烏托邦”里面帶出來的天真,冒著“打草驚蛇”的風險和姜時宇攤牌。

    明明白白地告訴姜時宇,她在家里找到了多少的文件。

    在聽到姜時宇說解釋自己不知情之后,買買買心里就有了一個姜時宇真的是被蒙在鼓里的聲音。

    她多么希望姜時宇真的會馬上回來把所有的事情都和她解釋清楚。

    會【原封不動】地,把買氏在海外的產業和買樂高的信托基金交還給她。

    就算這些都拿不回來了,或者暫時因為什么原因都沒有辦法動,“被蒙在鼓里”的姜時宇至少要給她一個說法。

    對于少數值得買買買信任的人來說,買買買并不是一個沒辦法被說服的人。

    姜時宇欠她一個解釋,一個能讓買買買覺得一切都情有可原的解釋。

    可姜時宇卻連一個電話都不敢打給她。

    買買買對姜時宇抱有最后的一絲希望都隨之破滅了。

    因為買買買一直拒接電話,姜明澤就給買買買發了一條很長的消息。

    【小買,我們家小宇的狀態最近有點不太好。】

    【我爸我媽可能會離婚,姜氏和時氏都在面臨分割。】

    【家里發生了很多事情,對小宇的打擊有些大,他可能一時有點接受不了。】

    【等到他狀態好一點,我再讓他自己給你打電話,你不要怪他,給他一點時間。】

    買買買在看完姜明澤發來的消息之后,就直接把姜明澤拉進了黑名單。

    姜氏和時氏可能要分割,姜翰林和時欣玥要鬧離婚,姜時宇的狀態有點不好。

    有多不好?

    能比她這個沒有了爸媽,沒有了買氏的曾經的買家大小姐,曾經的買氏繼承人還要更加不好?

    如果,買氏的新大樓沒有倒塌,如果買家沒有突生變故,如果買買買一直都是生活在烏托邦里面的買老大,她一定會覺得姜時宇遇到了天大的事情。

    一定會想盡辦法安慰她從幼兒園就開始罩著的及時雨。

    可現在呢?

    姜明澤三番五次給她打電話,就是準備替姜時宇告訴她這么憋足的一個理由?

    姜時宇狀態不好。

    給姜時宇一點時間。

    言下之意,莫不是姜氏姐弟覺得買買買現在的狀態很好?

    好到壓根就不去關注那一份份文件里面的HanlinJiang到底對買海洋和安淑儀的海外資產做了什么,又對買樂高的信托基金做了什么。

    這樣的理由,誰愿意接受,誰接受。

    買買買不會接受。

    買老大不會接受。

    買小妹也不會接受。

    姜明澤的這條長消息,讓買買買徹底打消了去英國的念頭。

    她一直想著,要讓買樂高實現和英國公主一起上幼兒園的愿望。

    可倫敦除了有買樂高的英國媽媽,有買樂高想過要上的幼兒園,還有姜時宇,和姜時宇的爸爸媽媽。

    成長是需要代價的。

    買買買一直以為,買氏出事的那一天,她就已經完成了心靈的蛻變。

    如今看來,現實遠比想象的要殘酷。

    它從來都不會因為你倒了一次霉,就不給你第二次接著倒霉的“機會”……頂點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今天排三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