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穿越小說 > 三國之武皇 >

第一百六十八章,威名遠揚之長安之變

    “報,張將軍,有一支近兩萬人的部隊從西大門入城了,打著的好像是馬超的旗號。”

    正在張濟和張繡僵持不下的時刻,一個護衛匆匆的跑了進來,并直接開口匯報上了最新的情報。

    “什么!你確定沒有看錯,他們打著的真是馬超的旗號?”張繡激動的走到那護衛面前,就差沒伸手將他提起來。

    “將軍,是……是打的馬字旗,屬下也就遠遠的看了一眼,那當頭之人和馬超非常相像。”

    這護衛顯然是見過馬超的,不然他也不敢這樣斷定。

    “舅父,連那馬超都已經進了城,留給咱們是時間可真的不多了。”張繡再次轉向了張濟,馬超的到來使他更加的急迫。

    馬超嗎?

    張濟朝著那城西的方向看了一眼,馬超在這個時候進了長安,那必然是為了替孟力打前陣拿下長安了,有了他的加入,那馬韓聯軍的數量立馬便增加到了7萬之眾,這人數已經和他們相差不大了。

    最重要的是,樊稠和李肅兩人,會不會和自己這侄兒一樣。

    這個時候,誰又能百分百的不背叛。

    更何況,這還是賈詡提出的建議,別人不知道這賈詡的本事,他卻是知道的,一直躲在自己侄子軍中的這個他,絕對是一個如同狐貍一般機智且狡猾的人物。

    “文和先生他,具體是怎么說的?”張濟終于松口。

    “舅父。”張繡激動的望著張濟:“文和先生推薦我等主動聯合馬韓勢力,若能順利勸降樊稠和李肅兩位將軍,那固然最好,若不能勸降,便找個理由將他們迎來府上并拿下他們,待到占領了整個長安,我們再將他拱手獻給大將軍。”

    “拿下樊稠和李肅,這事并不好辦啊!”張濟悠悠的一嘆。

    “有啥不好辦的,舅父放不下臉,讓侄兒去請人就是。”

    張繡毫不在意的說道,他非常清楚張濟的心思,他就是拉不下臉,都到了這種時候了,還巴拉拉的講究臉面,在張繡看來,這就是迂腐。

    更何況,張繡都已經顯露了贊同的姿態,這會卻又在這猶猶豫豫,像他這樣,能夠干的了什么大事。

    “罷了,這事就交給你去辦吧。”

    張濟擺了擺,這事算是徹底交給了張繡,他是真的拉不下這張老臉,這到不是迂腐,若迂腐他也不會同意張繡的建議,之所以自己不出面,只是為了留下一分退路,也算是給樊稠和李肅留下一個臺階。

    若不然,一旦真的一拍兩散,他們手底下的那一眾部下,可也不是那么好接收的。

    張濟緩緩的退入了內堂,張繡則一臉興奮的出門而去。

    目的地,自然是樊稠和李肅所在的府邸。

    借著邀請二人詳談關于馬超入城之事,他很順利的便將二人請到了張濟的府上,進府的時候,他們甚至就各自帶了兩個親衛。

    這全占了張濟平時的為人,他們做夢也想不到,那老實忠厚且忠于董卓的張濟會對他們下手,直到周邊圍滿了士卒,以及那手提長qiāng的擋住大門的張繡,他們才終于確信,這張濟給他們來了一場鴻門宴。

    “張濟,你這個無恥小兒,有種就給爺爺我出來。”

    “張濟,往我還當你是個人物,沒想到卻是這等奸詐小人,呸!”

    李肅和樊稠幾乎同時出聲開罵,這一刻兩人心中都滿含著憤怒,若張濟當面,兩人必定會不由分說的沖殺上去。

    “兩位將軍,還請聽張繡一言。”

    張濟自不會在這個時候出來,大門口站著的張繡qiāng柄朝下對著地面一插,卻是抱拳對二人開口說道:

    “此次這事,皆是張繡的主意,與我舅父并無關系。”

    “黃口小兒,你想怎么樣?”樊稠率先開口。

    “簡單,二位將軍若肯投降了我舅父,并隨著舅父一同獻城于大將軍,我等依舊還是同僚,以后說不定還能繼續并肩作戰。”

    “哈哈哈……我到說是誰給了你這黃口小兒膽子,卻沒想竟是那孟屠夫,怎么著,你這小兒莫非是被孟屠夫的兇名給嚇住了,哈哈哈……”

    樊稠狂笑起來,竟絲毫沒有陷入險地的樣子。

    “哼!”

    張繡一聲冷哼,并伸手拿起了長qiāng,他這個歷史上赫赫有名的北地搶王,脾氣可也好不到哪里去,被樊稠如此嘲笑,他豈能忍得了。

    qiāng出如龍,身似幻影。

    和那趙云一樣,張繡的qiāng法同樣是以靈巧和速度為主,面對張繡這突如其來的一qiāng,樊稠驚出了一身冷汗,最后還是靠著親衛的舍身抵擋,才堪堪逃過一命。

    “哼,張繡,你這卑鄙小人,占著爺爺沒拿兵器便如此囂張,若換了……”

    “噗嗤。”

    張繡卻是沒有給樊稠在多說廢話的機會,qiāng頭一點,便已刺穿了他的脖子,鮮血如泉涌一般的向外流出。

    “李將軍,你可想好了?”

    張繡轉頭問起了李肅,樊稠已死,若再殺了李肅,那他們兩個手底下的軍隊必然會嘩變,那時候,即便是張濟站出來,也不一定能夠全部震懾。

    “哼,要殺要刮,放馬過來就是,爺爺若皺一下眉頭,俺就算是孬種。”

    李肅直挺著腰板,這一刻,他雖無法和張繡拼殺,但卻沒有絲毫服軟的跡象,要他像這樣一個小輩低頭,還是在這樣一個近乎被逼迫的情況下,他如何能夠做到。

    “哼,既然如此,那就休怪我了!”

    張繡眉頭一皺,已打算再次出手。

    “住手。”

    那后堂躲著的張濟忍不住走了出來,臉上帶著深深的愧疚之色。

    “李兄,放手吧,這事是我做的不對,但我這侄兒的選擇卻是沒錯,那大將軍年青力壯,如今更是占據了三州之地,他手底下更是猛將如云,我等投他,乃是明智之舉。”

    “這就是你如此卑鄙的理由?”李肅厲聲喝道。

    “成王敗寇,若有其他方法,我亦不會縱容我這侄兒。”

    “那你還是殺了我吧。”李肅依舊直挺著身子,但語氣卻是軟了許多。

    “李兄,你這又是何必呢,董公他大勢已去,我等繼續堅持,也只是掙扎等死罷了,更何況,那大將軍才是真正的大漢之主,我等隨了他,才是真正的歸入正途。”

    “我……”

    “別考慮了,我可還等著和李兄并肩作戰的那天。”

    ……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今天排三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