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玄幻小說 > 萬古神帝 >

第2451章 血后和明帝

    天命司和裁決司的效率很高,不到半天時間,就查到結果。

    般若身形纖長如柳,似云中天鶴一般,高貴而又無瑕。她站在神女殿前,探手抓住從天邊飛來的傳訊光符,看了一眼,隨即返回殿中。

    “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天命司在譚飛自爆圣源的地方,發現了天南花粉。幾乎可以確定,殺死譚飛的兇手是七手老人。”

    張若塵本是在閉目打坐,聽聞這話,心中暗暗吃驚。

    這怎么可能?

    譚飛自爆時,七手老人明明已經被他收入進紫金葫蘆。

    難道七手老人動用的是精神力分身,或者傀儡身?

    不對。

    神女樓聚集了那么多強者,七手老人只憑分身或者傀儡身,怎么可能成得了事?

    張若塵道:“憑天南花粉,就算判斷,出手的是七手老人?”

    “三千年前,七手老人遭到一位偽神的追殺,就是使用天南花粉逃走。天南花罕見無比,這個元會,僅有七手老人使用過一次。”般若道。

    張若塵道:“我不信,只有七手老人才有天南花粉。”

    “的確,一些頂級大勢力,也應該儲存有少量天南花粉。可是,神域執法裁決親口承認,向他告密的修士,正是七手老人,所以一切都真相大白。就是七手老人殺死刑千,擒走蒼白子,殺死譚飛,最后嫁禍給了你。”般若道。

    盡管張若塵已經知道天命司會幫他,自己身上的罪名多半會洗清,可是,聽到這個結論,依舊覺得荒謬,為之發愣。

    隨即,他臉上露出古怪的神色,覺得十分好笑。

    告密的,怎么都不可能是七手老人。

    卓雨農倒是妙人,順手就將鍋甩到七手老人身上,給所有人拿出了一個合理的解釋。

    不用猜也知道,這背后,必定有不為人知的黑暗交易。

    最慘莫過七手老人。

    人在乾坤界,鍋從天上來。

    張若塵含笑,道:“七手老人為什么要殺刑千和譚飛,又為什么要擒拿蒼白子?他現在又去了哪里?”

    “這就不是你需要關心的問題了,天命司和裁決司已發布最高級別的誅圣緝拿令和懸賞令,在整個地獄界追捕七手老人。”般若道。

    張若塵問道:“懸賞多少?”

    “你會知道數額的。”

    般若橫了他一眼,又道:“現在,你可以離開了!”

    張若塵走出神女殿,長長吐出一口氣,一邊急速趕路,一邊思考。

    裁決司竟然愿意放棄這個殺他的機會,那么,必定是遇到更加重要的事,多半已經知道,五枚極品本源神晶出世的消息。但,這件事不能對外宣布,所以只是對外宣稱七手老人殺了譚飛。

    七手老人為什么殺譚飛,卻是含糊其辭。

    可是,到底是誰,在譚飛自爆的現場,留下了天南花粉?

    “是在幫我?不,對方是想嫁禍七手老人,將所有矛頭都轉移到他身上。”

    張若塵意識到,必須立即離開命運神域。

    首先,裁決司和天命司的強者,肯定會立即推算七手老人的下落。

    張若塵十分清楚命運之道在推算方面的厲害,心中不能確定,將七手老人藏在乾坤界,是不是可以避開他們的推算。

    只有離得越遠,命運神殿推算到七手老人下落的概率,才越低。

    第二,張若塵擔心裁決司還有下一步行動。

    一旦離開命運神域,裁決司還敢對付他,那么,張若塵必定殺得他們一個不留,而不是像現在這樣束手束腳。

    很多修士,守在命運神山下,看到張若塵安然無恙的離開,皆是露出失望的神色。

    “神域執法裁決親自出手,都奈何不了張若塵,還有誰可以威脅得到他?”

    “張若塵算是徹底在地獄界站穩腳跟,拭目以待吧,接下來的數百年,甚至數千年,將是他的時代,所有修士都將被他一一踩到腳下。”

    “言重了吧?張若塵說到底,也才百枷境的修為。神境之下,比他強大的修士比比皆是。”禍星有些不岔,如此說道。

    距離命運神山不遠的一座圣塔頂端,白卿兒望著張若塵離去的身形。

    柱將軍道:“姑娘手段高明,想擒拿張若塵,直接借裁決司的手,就能擒他。想要放他出來,使用天南花粉嫁禍七手老人,就能放他出來。張若塵這個所謂的元會級天才,也逃不出你的五指山。”

    白卿兒面容平靜淡雅,道:“張若塵比我預想中,要厲害一些。他應該已經發現,七手老人身上的極品本源神晶。”

    “何以見得?”柱將軍吃驚的問道。

    白卿兒道:“卓雨農和吾悅命皇沒有在七星帝宮找到七手老人,可見,七手老人被張若塵藏到了十分隱秘的地方。而且,裁決司和天命司現在都要緝拿七手老人,并且拿出巨額懸賞。張若塵沒有將七手老人交出來,你不覺得奇怪嗎?”

    “唯一的可能,張若塵知道七手老人具有非凡的價值,兩人很有可能已達成合作。”

    柱將軍道:“會不會還有另一種可能?七手老人已經奪舍了張若塵?”

    白卿兒不語。

    柱將軍道:“姑娘什么意思?七手老人的精神力強度,可是達到了六十九階,要奪舍張若塵,應該不是難事。”

    “張若塵的精神意志強大,可以凝聚出二品圣意。七手老人哪里奪舍得了?再說,即便奪舍成功,也是死路一條,血絕戰神豈會放過奪舍他外孫的修士?”

    白卿兒又道:“如果我沒有猜錯,張若塵應該會立即離開命運神域,返回血天部族翼世界。”

    龜王爺結巴的道:“那……那……那……怎么……”

    柱將軍直接無視它,道:“一旦張若塵返回血天部族翼世界,便如魚入大海,無人可制。要擒拿他,只能半路攔截。”

    “誰說無人可制?”白卿兒道。

    柱將軍知道姑娘一貫膽魄驚人,常有驚世之舉,有些擔憂,勸道:“血天部族翼世界是血絕家族勢力最根深蒂固的地方,血絕家族更是有三尊真神,姑娘千萬不要冒險。”

    “玉煌界就要開啟,絕大多數神靈都將前去,血天部族翼世界又不是龍潭虎穴,我為什么去不得?無論是極品本源神晶,還是七手老人,我都要奪回來。”

    白卿兒五根細柔瑩白的玉指,緩緩探出,抓向已經遠去的張若塵的渺小身影,指頭一收,捏緊成拳,仿佛將他抓在了手心。

    屬于她的東西,誰都拿不走。

    ……

    修羅星柱界,是修羅族最核心的領地,地位等同于不死血族的十座翼世界。

    它聳立在星空中,高達不知多少億里,散發出燦爛的星輝。一顆顆星辰,懸浮在其上空,猶如一粒粒光點,渺小似塵埃。

    修羅星柱界的頂端,光芒最是明亮,那里是整個修羅族最神圣的地方之一,修羅戰魂海。

    所有從別的世界,飛升到修羅星柱界的修士,都是從戰魂海中走出。必須經受戰魂海的洗禮,他們才能脫胎換骨,脫變成一位真正的修羅。

    修羅戰魂海無邊無際,修羅戰氣凝化成了液態,翻滾不休,卷起千層巨浪。更遠處的海域,有雷電穿梭,發出令人心悸的毀滅性波動,大圣都無法靠近。

    “嘩——”

    一道身穿黑袍的人影,從宇宙中飛來,降落到戰魂海邊。

    他解開頭上的黑色斗篷,露出一張三十來歲的臉,留有胡須,眼睛銳利深邃,鼻梁高挺,身形挺拔,氣質偉岸,大步向海中走去。

    剛到海邊,他忽然停步,沉聲道:“什么人?”

    聲音比遠處的雷聲,更加洪亮。

    他的血肉和骨骼移動,面容瞬間改變,變成棄天的模樣。

    血后踏著戰魂海的浪花,從一道道雷電中走出,雙瞳神光灼灼,一眼不眨的凝視黑袍男子。盡管她已經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緒,可是,身體依舊輕輕顫抖。

    黑袍男子怎么也沒想到,血后居然會出現在這里。

    看著眼前這位自己曾經最心愛的女子,即便他做過了無數次兩人再次相遇后的假想,告訴自己絕對不能讓對方看出破綻,可是,終究控制不住自己積壓了八百年的情緒。

    他很想轉身逃走,也很想移開自己的目光,但,身體如同石化了一般,立在原地一動不動。

    “還想掩飾,有意義嗎?我該叫你棄天,還是叫你張陵?”

    血后走到他的面前,目光亦如八百年前分別時那么幽怨。

    有所不同的是,這一次的恨意更濃。

    黑袍男子苦澀一笑:“青引!”

    他的面容,漸漸的變了回去。

    “原來你修煉成了《三十三重天》上的神通,黑白兩儀身,可以在修羅身和人類身之間轉換變化。你的身上,應該還有別的某種秘寶吧?否則,只靠黑白兩儀身,你瞞不過命運神殿的神尊。”血后道。

    黑袍男子道:“不用問了,我是不會說的。”

    “就像八百年前一樣?”

    血后的聲音,變得冷銳了幾分,眼眸中,浮現出晶瑩的光芒,道:“八百年前,我答應你,待在無盡深淵,昆侖界被地獄界攻破之前,或者修煉成神之前,或者你傳來消息之前,絕不出世。”

    “當時,我問你為什么?你叫我不要問,一定等你的消息。我沒有問,因為我信你。”

    “我答應你的事,做到了!可是,你答應過我,要好好照顧塵兒,你做到了嗎?”

    “張陵,你太讓我失望了,你不配為人夫,不配為人父。”

    黑袍男子剛想開口,卻被血后打斷:“八百年了,你可曾想過,我在無盡深淵是怎么渡過的?這八百年,你可曾想過,要去無盡深淵看一看我?”

    “就是為了等你的消息,我與自己賭氣,把自己囚禁在無盡深淵八百年。我以為,你終有一天,會到無盡深淵找我,可是那一天一直沒有到來。”

    “其實,等到第十六年時,知曉你失蹤和塵兒被殺死的消息,我哭了很久。待在無盡深淵的八百年,我有時在想,你是不是也已經被人殺死,繼續等下去根本沒有意義。可是偏偏因為信你,選擇了繼續等待。”

    “你死了該多好,為什么又要突然出現在我面前?”

    黑袍男子不敢和她對視,目光微閉,道:“對不起。”

    “一句對不起就完了?你對不起的人多了,除了我和塵兒,還有圣明中央帝國那些追隨你們張家的臣子和子民。”

    血后雖然一句話比一句話狠厲,可是,自己的眼中,卻早已飽含淚水,道:“真相,我現在只想知道真相。”

    黑袍男子重新恢復精神氣,挺直腰桿,從血后的身后,走到戰魂海邊,看著一望無際的海水,道:“你應該知道,要成為修羅,要飛升到戰魂海,需要殺戮。殺很多很多的人,讓自己變得殘忍、噬血,不僅要這么做,還要讓自己的心也徹底變成那個樣子。這種滋味,并不好受。”

    “你若是為了我,才去殺戮,才去變成修羅,加入地獄界,我一定會感動,甚至可以原諒你八百年來的無情和冷漠。可事實上卻不是,你聯合無間閣,殺了新晉神女風酈。你潛入地獄界,到底想圖謀什么?”血后質問道。

    黑袍男子道:“原來是那里出了紕漏。塵兒被裁決司針對之時,你沒有出手,應該就是想要逼我出手,然后將我找出來吧?”

    血后道:“你若是可以做到見死不救,此刻見面,我就不會給你說話的機會。迎接你的,將是我的掌印和血海魔鏡。”

    黑袍男子眉頭緊鎖,眼中充滿苦愁,道:“青引,這八百年,的確是我對不起你和塵兒。可是,我也只是為了生存,和更多人的生存。你問我,八百年前,為何讓你待在無盡深淵,其實我也只是希望你能活下去。昆侖界容不下一個不死血族,就像裁決司容不下塵兒一樣。”

    “家、國、天下,必須做出選擇。若是天下都沒有了,何來的家和國?”

    “昔日的明帝失蹤,或者死去,對你而言,何嘗不是一件好事?地獄界容得下一個戀上了昆侖界人類的不死血族嗎?容不下的。在這危機重重的亂世,很多人都在死亡邊緣掙扎,我更希望你做血絕戰神的女兒,而不是張陵的妻子。”

    “當一個人站在了那個位置,就必須承受應有的責任,哪怕拋下一切,也在所不惜。欠你和塵兒的,等我做完了那件事,可以拿性命償還你們。”

    “那時,我必定將真相,全部告訴你。”

    “唰”的一聲,黑袍男子化為一道光痕,沖入進修羅戰魂海,消失在雷電最密集的地方。

    血后獨自一人,站在海邊,凝望他離去的背影,再也繃不住眼眶中的淚水,泉涌般的落下。對這個一生所愛的男人,她終究下不了手。

    ……

    八百年成神,池瑤修煉天賦有這么好?她的生母身份被忽視了!關注微信公眾號“飛天魚”,回復關鍵詞“池瑤生母”即可查看~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今天排三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