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都市僵尸霸主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64章 不比尋常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二天一大早,梁靜怡早早起了床,進入廚房就開始忙東忙西起來了。

    身子雖然還有些痛楚,卻并不強烈,心里被滿滿的小女人幸福所充斥,這點痛又算的了什么?

    從臥室中出來,歐陽晨卻并沒有看到刀疤。

    這么一大晚上過去了,難道這貨送恐龍他們回學校還沒回來?

    歐陽晨沒有多想,刀疤好歹也是一個師級僵尸,總不至于會遇到什么危險。

    不到一會的功夫,梁靜怡就做好了兩份早餐,滿臉甜蜜的笑容從廚房里端了出來。

    氣氛很溫馨,宛如一道暖流縈繞在梁靜怡與歐陽晨兩人之間,這種感覺是兩人都沒有體會過的!

    然而,這種感覺并沒有維持多久,就被歐陽晨的手機鈴聲給打破了。

    看了眼來電顯示,是方茹這丫頭打來的。

    目光不經意的掃了眼低頭吃著東西的梁靜怡,歐陽晨接通了電話。

    “你這混蛋,不是讓你作報告的么?死哪里去了?”

    還不等歐陽晨開始說話,聽筒里就傳來了方茹的大罵聲。

    聽在歐陽晨的耳朵里,不由深深的看了眼對面的梁靜怡,瞬間對于梁靜怡的溫柔賢惠直線上升了。

    女人還是溫柔一點的好。

    像方茹這樣動不動就張口罵人的一點都不好,完全不像個女人嘛,哪里有點女人的樣子,十足的一個女漢子!

    “怎么了?一大早的就罵街,不知道的還以為你這個月姨媽來了呢!”

    歐陽晨忍不住埋怨了一句,但這話一出,頓時就遭到了對面梁靜怡的嬌嗔白眼,使得他不由尷尬的笑了一聲。

    “快點來你們學校,又發生案子了,這次很詭異,我現在就在你們學校!”

    沒有理會歐陽晨的邰侃,方茹說的很是肅然。

    感受著方茹語氣當中的這股肅然,歐陽晨不由也是心頭一緊,放下了手中的筷子。

    “詭異?有什么詭異之處啊?你倒是說說看!”

    歐陽晨沉著心思,問道。

    坐在歐陽晨對面的梁靜怡,也是發現了歐陽晨的異樣,不由狐疑的看了他兩眼,也是停下了吃早餐的動作,目不轉睛的緊緊注視著他。

    “和上次在警局尸變的尸體一樣,尸體已經干涸,全身上下除了脖子處,毫無任何損傷。”

    聽筒里悠悠傳來方茹的聲音,聽著這個訊息,歐陽晨的身心渾然一顫,瞳孔當中赫然爆射出一抹幽光,使得緊緊盯著他的梁靜怡不由嚇了一條。

    “我現在馬上過來,先別動尸體!”

    話落,歐陽晨立即掛斷了電話,同時站起身來。

    “你沒事吧?”

    關切的問了一聲梁靜怡,梁靜怡卻是笑了笑,搖了搖頭,說了聲沒事。

    可以看得出來,她同時也是有些好奇的。

    “今天你先別去學校了,在家好好休息好嘛,我的事情等到了適合的時候,我會告訴你的!”

    說著,歐陽晨朝著梁靜怡走了過去,在她的櫻唇小嘴上輕抿了一口,然后徑直出了屋子。

    看著歐陽晨的背影,還有感受著自己嘴唇上歐陽晨留下的味道,梁靜怡情不自禁的甜蜜一笑。

    也許,這就是做一個女人的幸福吧!

    濱海大學后山小樹林!

    這個地點可謂是對于歐陽晨印象深刻,至今都歷歷在目。

    但與之前的場景不同的是,此時的這里已經被拉上的警戒線,雖然周圍匯聚了不少男女學生,但小樹林內卻只有一些處理案件的警察,當然方茹也是在內。

    一看到歐陽晨的出現,方茹當即迎身前來,將歐陽晨領進了警戒線內。

    對于歐陽晨,濱海大學內的學生可能還有一大部分不認識,但經過和葉浩杰還有楊晨的那兩次事件,沒見過歐陽晨那是情有可原,但你要是在學校說不知道歐陽晨是誰,那絕逼會挨揍!

    堂堂濱海大戰神,歐陽晨你都不認識,不是找打找什么?

    剎那之間,歐陽晨的出現,頓時引起了警戒線外不少學生的騷動,紛紛朝著歐陽晨指指點點,議論紛紜。

    甚至還有不少大膽的女生,扯開嗓子就是喊起了歐陽晨的名字,直呼起了“歐陽晨,我愛你!”

    “歐陽晨我要給你生猴子!”

    “歐陽晨嫁給我吧!”

    世風日下,道德淪喪,簡直是不堪入耳吶。

    人和僵尸之間能生的出猴子嘛?就算人和人之間也生不出猴子啊,這不還沒發生關系呢,就被猴子戴了綠帽子了,那要是真發生關系了,指不定生豬生狗了!

    這還真是應了那句古話,最毒婦人心!

    最毒婦人心吶!

    想到這里,歐陽晨頓感不寒而栗,有些毛骨悚然起來。

    “沒想到你在學校還挺有人氣的嘛!”

    與歐陽晨并肩走在一排,方茹不由嘴角一撇,調侃似的沖他說了一聲。

    “什么人氣不人氣的,都是年輕人不懂事,盲目追星而已!”

    歐陽晨卻是聳了聳肩,云淡風輕的忽悠了一句。

    聽著歐陽晨的這話,方茹倒是有些無言以對了。

    這家伙的臉皮,還真是見長了啊,找到梯子就往上爬。

    “尸體呢?”

    歐陽晨倒沒想那么多,淡然掃了方茹一眼,冷不丁的問了一聲。

    方茹沒有回答,倒是直接將歐陽晨給帶到了案發地點。

    在案發地點的兩幅擔架上,蓋著兩張白布。

    一看到這兩張白布,歐陽晨頓時身形一怔,有些錯愕。

    “是兩具尸體?”狐疑的問了方茹一句,歐陽晨湊近跟前,蹲下了身子。

    “是啊,是兩具,兩具尸體的死因都是一樣,失血過多而死,身上沒有任何損傷,并且……”

    方茹欲言又止,話到此處突然又停頓了下來。

    “并且什么?”

    聽著方茹的話,歐陽晨不由猛的抬目,用著疑惑的目光看向了她。

    在接近這兩具尸體的時候,即使還沒有掀開白布,歐陽晨就已經感受到了一股撲面而來的寒氣。

    這股寒氣非比尋常!

    不是天氣原因造成,也不是溫度所變,而是由尸氣所化!

    雖然不比歐陽晨自身體內所藏的尸氣所化的寒氣,但這股寒氣,也足足能和刀疤所比擬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今天排三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