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玄幻小說 > 人皇紀 >

第二千二百零五章 激戰曳落河!

    這支兵馬雖然不像王沖前世統領的軍隊,是在一次次和異域入侵者戰斗死亡后留下,對付異域入侵者擁有充足經驗,但就某方面而言,這支大軍也已經達到人類王朝兵力的頂峰。

    王沖也想看看,當戰爭來臨,這支軍隊能發揮多大的威力,到未來來臨的末世中又有多大的效用。

    “噗噗噗!”

    就這么片刻的時間,只聽一陣陣利刃刺破血肉的聲音,王沖之前的訓練迅速展現威力。

    一根根刀劍從四面八方刺中這些曳落河鐵騎,包括他們胯下戰馬。

    然而一劍貫穿,給人的感覺卻說不出的怪異,就好像刺中一堆棉絮和腐敗物般的造物。

    “沒有血!”

    “他們還能動!”

    大軍之中,一名大唐士兵手持長劍,看著馬背上那名被自己刺穿的曳落河鐵騎,只覺得心中毛骨悚然。

    如果是那些諸國聯軍的士兵,受到這樣的攻擊,只怕早就已經斃命,但在馬背上的那名曳落河卻像沒事人一樣,脖頸還在轉動,那雙眼睛優越的看著自己。

    能參加這場戰爭大唐士兵幾乎都是千錘百煉,至少也是意志堅定之輩,但是這種感覺根本不像人類。

    “不要攻擊他們的身體,砍掉他們的頭顱!”

    混亂中,一名大唐將領的嘶吼聲在眾人耳邊響起。

    這名將領是郭子儀麾下的部將,曾經隨之一同前往幽州探查過曳落河的消息,也親眼見識過這些曳落河的威力。

    當初僅僅幾名曳落河就有那種威力,可以對抗二十多名大唐精銳斥候,如今這些曳落河形成的萬人軍團,其威力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任何一點點疏忽都恐怕導致難以想象的可怕后果。

    那名將領的提醒已經很快了,但終究慢了幾分。

    噗噗噗,只不過短短一瞬,一名名曳落河鐵騎立即震斷了刺入體內的刀劍,同一時間,寒光一閃,他們手中的刀劍立即刺入臨近的大唐士兵身體。

    砰!

    身軀高大魁梧的曳落河大手一揮,那壓倒性的力量就將附近的幾名大唐士兵輕易震飛出去。

    短短片刻,大唐方面就又出現了高達數萬的損失。

    不過畢竟是精銳部隊,很快做出了調整,聽到那名將領的話,密密麻麻的大軍中,無數士兵迅速改變方向,劈向那些曳落河的脖頸。

    只要身首異處,哪怕曳落河的生命力再頑強,恐怕也難以存活。

    不過事情的發展遠沒有眾人想象的那么簡單,鏘鏘鏘,感覺到威脅,一名名曳落河手臂一橫,在間不容發之際攔住這些攻擊。

    不止如此,大軍之中,一名曳落河戰士體內寒光一閃,一股股磅礴的罡氣仿佛颶風一般從他體內爆發而出,這些罡氣冰寒得仿佛要凍結人的骨髓一般,而其中蘊含的恐怖力量更是難以抵擋,只是一擊,啊,慘叫聲中,四面八方一名名大唐戰士被震出十余米遠。

    “蹄噠噠!”

    而一切還遠沒有結束,伴隨著一陣陣急促的馬蹄聲,戰場的后方,寒風呼嘯,更多的曳落河鐵騎排成一隊隊陣形,有如疾風一般,電射而來。

    那些后方的曳落河鐵騎速度快的難以想像,初一看還在數十米開外,但一眨眼,就已經出現在了大唐的防線前。

    “鏘!”

    清越的刀鳴聲中,一柄古樸的,繡跡斑斑的古代兵器高高舉起,猛然重重的劈落下來,轟,那一刀的力量龐大的難以置信,只是一刀,居然將一名防御的大唐士兵從左肩到右腹劈成兩半。

    強大的勁氣,甚至將裂開的身軀分成左右震飛出去,連他身上的鎧甲也被一并劈成兩半。

    而曳落河的攻擊方式遠不止如此簡單,這些非人的生命體不管是身形、力量,還是沖鋒的極限速度,都遠超所有的鐵騎,單單是簡單的沖剌,產生的沖擊就強大到難以抵擋。

    轟轟轟!

    三萬人的曳落河軍團在大陣之中橫沖直闖,所過之處人仰馬翻,三百米,五百米,七百米……,這些曳落河鐵騎在“九天十地神魔誅滅大陣”不斷縱深前進。

    “死!”

    眼看著大軍崩潰,一名大唐將領雙目一紅,手中長劍揮舞,全身渾厚的罡氣如鋼似鐵,噴薄而出,直接震碎了一名曳落河身上的冰霜罡氣,嗤,寒光一閃,一名曳落河士兵碩大的頭顱立即旋轉著飛了出去。

    曳落河的實力雖強,但只是相對普通士兵,面對那些強大的大唐武將,依舊不是對手。

    “殺!”

    幾乎是同時,受到那名武將的鼓舞,大軍之中,一些實力強大的大唐將士,也跟著發起了進攻,噗噗噗,一條條冰冷至極,仿佛寒冰一般的手掌紛紛劈落在地,而另一些曳落河半個身子都被劈飛了。

    王沖麾下的軍隊終究訓練有素,擁有極強的應變能力,既然捅刺對他們沒有用,那就索性改為勢大力沉的揮砍。

    單一的士兵不是他們的對手,那就動用陣法的力量,三名、五名、甚至十名大唐士兵,彼此的力量融為一體,集合眾人之力,發動進攻。

    在這種情況下,九天十地神魔誅滅大陣依舊發揮了效果,一番瘋狂的進攻下,至少數百名曳落河連人帶馬,被斬殺當場,而且還是被大卸八塊的那種。

    這些曳落河的生命形態太奇特了,眾人唯恐這樣還殺不死他們,所以直接采用了這種方式。

    蟻多咬死象,在這方面,曳落河并沒有什么特殊之處。

    “射!”

    而幾乎是在同時,一陣陣弓弦的震顫聲傳來,面對所向無敵,不斷縱深沖殺的曳落河,蘇寒山帶領的弩車部隊再次發起了進攻。

    情況岌岌可危,最前頭的曳落河距離他的弩車部隊已經不過百丈而已,但蘇寒山依舊沉著冷靜,他的腳下仿佛生根了一般,扎在那里一動不動,仿佛這個世界沒有什么能夠讓他為之動容,包括生死。

    “轟轟轟!”

    那一陣陣山崩般的轟鳴,再次響徹戰場,只不過這一次,蘇寒山的弩車部隊改變了方式,不再是射擊軀體,而是直接瞄準了這些曳落河的頭部。

    “轟!”

    一片混亂的戰場上,一名氣息冰冷,目光猩紅的曳落河正在全力沖鋒,突然之間沒有任何的征兆,七八根鋒利的弩箭勢大力沉,從各個方向,同時爆射而至,一身巨響過后,那名曳落河還沒反應過來,一顆碩大的頭顱立即被震爆開來,消失不見。

    而那名曳落河的無頭身軀也跟著沖出了十余丈,搖晃了一下,摔落馬下。

    一個,兩個,三個……,短短時間內,至少數百名曳落河被蘇寒山以這種方式,射殺當場。

    蘇寒山使用這種方式費時費力,而且作用遠沒有這么顯著,但是此時卻是對付曳落河最好的方式。

    “放!”

    蘇寒山手掌一揮,毫不猶豫的再次下令了一撥齊射。

    伴隨著一陣陣轟鳴,又是數百名曳落河墜落馬下,一支本來已經沖殺過來,距離蘇寒山的弩車部隊僅僅只有三十余丈的曳落河騎兵小隊,在弩箭的覆蓋下,瞬間被全部射殺,甚至還讓后方沖殺而來的曳落河產生了一絲混亂。

    不過盡管如此,蘇寒山臉上卻絲毫不見輕松,弩車本來不是這么用的,采用這種小規模精確射擊的方式,擁有諸多掣肘,蘇寒山必須極力避免弩箭誤傷到己方部隊,因為弩箭強大的穿透力使得他在洞穿一名曳落河之后,很有可能誤傷到自己人。

    另一方面,蘇寒山必須控制八架以上的車弩,聯合射擊,必須保證所有的弩箭在同一時間射中曳落河的頭顱,一旦輪番射擊,射擊的時間不一致,就很有可能被曳落河擋下來,那樣就功虧一簣。

    情況及其嚴峻,曳落河的實力比想象中的還要可怕。

    “差不多已經到極限了。”

    王沖在半空中俯瞰著這一幕,神色同樣凝重不已。

    這一場戰斗,到現在為止,大唐方面總共殺傷的曳落河大概在七百之數,和上輩子的末世相比,能以這種效率殺傷這種半異域入侵者,已經相當可觀了,只是相比起三萬人的曳落河軍團來說,七百曳落河的死亡,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數目,根本不到傷筋動骨的地步。

    “看來不管真相是什么,那些異域入侵者都必定和黑衣人組織有著極大的關系,甚至那些異域入侵者直接就是他們引來的!”

    電光石火間,王沖腦海中閃過一道又一道念頭。

    很多東西上輩子看的云里霧里,比如說偌大的大唐,即便接連打了幾場敗仗,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何以安祿山帶領著那么一點兵力就能把這么大的大唐攪得一片混亂,千瘡百孔,一支支大軍接連不斷的潰敗?

    當時王沖不明白,只以為是安祿山的兵馬太過驍勇,但是現在看來,關鍵并不是幽州兵馬有多驍勇,而是那支被忽視的數千曳落河。

    “退!”

    王沖眼中寒光一閃,迅速下達了撤退的命令。

    這支大軍以后還有很大的用途,決不能輕易的折損在這里,讓他們見識一下曳落河的強大,對于大唐,天下,乃至整個陸地世界都會大有好處。

    至少他們不會像當初那樣,那么惶恐,混亂,以至于造成后來更大的悲劇。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今天排三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