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玄幻小說 > 不滅戰神 >

第2683章 血塔!

    這里的氣氛,也變得有些不一樣。

    王明也意識到說漏嘴,目光不由得瞥向葉忠,心里頗為忐忑。

    葉忠會發現嗎?

    少尊主會責怪他嗎?

    ……

    咔嚓!

    但突然。

    一聲破碎的聲音響起。

    六人一驚,連忙抬頭看去。

    他們原本以為是光幕破碎,但當看去時,臉色驟變。

    破碎,不是光幕!

    是瘋子的血魔之域!

    他們能堅持到現在是因為什么?就是因為瘋子的血魔之域。

    血魔之域,能壓制血傀儡的修為。

    這對于他們來說,起到很關鍵的作用。

    能一直摧枯拉朽秒殺血傀儡,也就是因為血魔之域的壓制。

    而一旦血魔之域破碎,血傀儡發揮出巔峰實力……

    尤其是血魔族傀儡,如果沒有血魔之域的壓制,那對于他們來說,將是滅頂之災!

    “我已經盡力。”

    瘋子搖頭。

    血魔之域的破碎,他無法阻止。

    因為體內的神力,即將消耗殆盡。

    秦飛揚深呼吸一口氣,笑道:“那就我吧!”

    反正王明已經暴露他的身份。

    雖然葉忠還沒詢問,但心里肯定已經在懷疑。

    到時,葉忠必然會問。

    而對面這個問題,他根本找不到借口搪塞。

    因為葉忠,本來就是一個很聰明的老人。

    別說這么明顯的‘暴’露,即便只是一點蛛絲馬跡,也不可能瞞得住他。

    “那就快點。”

    “隔離邪惡之力的神力結界,也已經堅持不了多久。”

    瘋子道。

    秦飛揚點頭,看著葉忠四人喝道:“馬上演化出你們最強的神訣!”

    “好!”

    王明,楊立,獸皇大喜。

    誅天劍陣,伏龍殺陣,麒麟譜……

    三大至強神訣,瞬間橫空出世。

    但葉忠沒動。

    他看著秦飛揚,老眼中閃爍著一縷縷精光,似是要把秦飛揚看透一般。

    “等逃出去,你想知道的,我都會告訴你。”

    秦飛揚看著葉忠道。

    葉忠吐了口長氣,隨著手一揮,神訣‘火神之怒’現世。

    “三千化身,開!”

    秦飛揚一聲低吼,三千個化身,瞬間出現在他身后。

    “就是這種神訣……”

    王明和楊立驚喜若狂。

    三千化身一開,絕對能粉碎光幕!

    “各位,能不能逃出去就看現在,都給我拿出百分之百的實力!”

    “開啟戰魂!”

    秦飛揚喝道。

    吟!

    伴隨著一道嘹亮的龍吟,龍魂咆哮而出。

    三千化身也是紛紛開啟戰魂。

    加上秦飛揚本尊,那就是三千零一個龍魂,龍威滾蕩八方!

    “上蒼之眼,開!”

    緊隨著。

    秦飛揚和三千化身同時一聲暴喝,所有龍魂的眉心,當即便裂開一條縫。

    上蒼之眼,現世!

    一股隱晦的氣息,如鋪天蓋地般,朝葉忠四人的神訣撲去。

    下一瞬。

    讓人驚駭的一幕出現!

    三千零一個誅天劍陣,三千零一個伏龍殺陣……

    三千零一個火神之怒……

    還有三千零一個麒麟譜……

    足足上萬神訣,這是何等的景象!

    這山谷,都已經容納不下,密密麻麻。

    僅僅是這些神訣散發出的氣勢,便讓上空的光幕扭曲變形!

    并且。

    堪稱銅墻鐵壁的山谷,也是在劇烈的顫動。

    甚至個別地方,都已經在龜裂,崩塌!

    “上蒼之眼……”

    “傳送中的逆天戰魂!”

    隱藏在暗處的神秘血影,此刻同樣也是震驚到極點。

    內心深處,更有一股化不開的恐懼,不受控制的涌現。

    “殺!”

    秦飛揚怒嘯。

    隨著大手一揮,漫天神訣,頓時浩浩蕩蕩的朝光幕殺去。

    所有的血傀儡,沒有任何反抗之力,紛紛粉碎,化成灰燼!

    咔嚓!

    還沒靠近,那光幕之上,便出現一條條裂痕。

    四周的山峰,也是支離破碎,大范圍的崩塌!

    “厲害!”

    王明和楊立都是忍不住一臉崇拜的看著秦飛揚。

    能做到這一步的,當世恐怕就只有這位少尊主!

    轟隆!

    喀嚓!

    當漫天神訣轟然殺至,那原本堅不可摧的光芒,也是如朽木般不堪一擊,瞬間粉碎掉。

    山谷也是這一刻,伴隨著一道震天般的巨響,徹底煙滅!

    “做到了!”

    別說獸皇和王明兩人,即便是葉忠看著這一幕,內心也是欣喜不已。

    然而。

    秦飛揚的臉上,卻找不到半點喜悅,顯得無比冷冽!

    “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隨著此話一出,那密密麻麻的神訣,頓時化成一片片狂潮,朝四面八方轟殺而去!

    當即。

    巨峰崩塌,大地沉陷,猶如末日降臨。

    甚至連四周的邪惡之力,此刻都在消散。

    但神秘血影,卻沒有任何反應。

    “等等!”

    突然。

    瘋子攔著秦飛揚,驚疑的盯著前方血霧。

    “恩?”

    秦飛揚狐疑的看著他。

    “召喚我的力量又再次出現,并且就在前方不遠處。”

    瘋子道。

    “不遠處?”

    秦飛揚一愣,抬頭望去,但血霧實在太濃,無法看清前方。

    “走!”

    瘋子一馬當先,朝前面跑去。

    秦飛揚也散去三千化身,連忙跟上。

    王明和楊立自然也是立馬朝兩人追去。

    獸皇和葉忠相視一眼,最終也跟了上去。

    約莫數十息過去。

    一個模糊的輪廓,進入六人的視線。

    那輪廓極大,于血霧中若隱若現,看上去便如一頭太古兇獸。

    “少尊主,小心啊!”

    王明警惕道。

    光幕破碎之后,神秘血影的聲音就再也沒有響起,好似人間蒸發。

    但他們知道,這神秘血影肯定還躲在暗處。

    所以。

    誰也不知道,還有沒有危險?

    但出乎意料。

    接下來,六人相當順利,神秘血影也沒再出現。

    終于。

    他們看清了那個輪廓的真容,赫然是一座高大的血塔!

    血塔高千丈,共有九層。

    整個古塔,通體血紅,如血肉鑄造而成,散發著一股滔天的煞氣!

    而血塔的第一層,有一扇門。

    但此刻,門緊閉著。

    它孤零零的聳立在血霧之間,四周沒有任何血傀儡,如死一般的安靜,給人一種毛骨悚然之感。

    “就是它!”

    瘋子目光一顫。

    一直在召喚他的就是這座血塔。

    “過去看看。”

    “但要小心,即便是在召喚你,也未必就是好事。”

    秦飛揚沉聲道。

    “恩。”

    瘋子點了下頭。

    一行六人小心翼翼的靠近血塔。

    十幾息后。

    他們停在血塔之前,環顧四周,確實沒有血傀儡的蹤影,這才看向血塔。

    血塔之上,雕刻著一個個圖紋。

    這些圖紋,居然都是血魔族!

    有些血魔族,是變身后的模樣,有些血魔族,是變身前的模樣……

    還有特別高大的血魔族,也有特別矮小的血魔族……

    幾乎……

    整個血塔上面,都是血魔族的雕像。

    王明突然指向第一層的石門,呼道:“你們快看那門上面的圖紋!”

    秦飛揚幾人看去,神色當下一愣。

    石門上面,有著兩個不一樣的圖紋。

    左半邊的石門,是一個如太陽般的圖紋。

    右半邊的石門,則是一個如殘月的圖紋。

    楊立皺眉道:“這好像是邪惡之陽和邪惡之月?”

    “沒錯。”

    “就是邪惡之陽和邪惡之月。”

    秦飛揚點頭。

    “恩?”

    突然!

    秦飛揚抬頭看向血塔的最上面一層,神色微微一愣。

    血塔總共九層。

    下面八層,都雕刻著很多血魔族雕像。

    但最上面一層,卻只有一個血魔族的雕像。

    那個血魔族,是一個中年男人,身穿一件血色的戰甲,手持一把血紅的方天畫戟……

    從下面看,那個血魔族便好像一尊天地霸主,手中方天畫戟指向蒼穹,眼神斜睨蒼天,透著一股王者霸氣。

    似乎,隱隱還透露出一絲不屈……

    瘋子看了眼秦飛揚,也是順著抬頭看去,當看到那個雕像時,目光頓時就像黏在上面一樣,無法挪開。

    “怎么?”

    秦飛揚注意到瘋子的異常,狐疑的問道。

    “好眼熟……”

    瘋子咕噥。

    “眼熟?”

    秦飛揚一愣。

    “恩。”

    “好像在哪見過。”

    瘋子點頭。

    “不可能吧!”

    秦飛揚皺眉。

    瘋子也是第一次來冥王地獄,血塔也是第一次看到,怎么可能見過?

    嗖!

    突然。

    獸皇一步掠出,落在石門前。

    “你干什么?”

    “別魯莽!”

    秦飛揚一驚,連忙喝道。

    但獸皇充耳不聞,喃喃道:“這血塔里面,肯定有至寶!”

    說著,他就抬起手臂,一掌朝緊閉的石門拍去。

    轟!

    這一掌落下,石門不但沒打開,反而是獸皇被震得連連后退。

    噗!

    等他穩住身體,當即便是一口血噴出,臉色一片煞白。

    “怎么回事?”

    秦飛揚幾人驚疑的看著獸皇。

    “這扇石門,能把本皇的力量,反彈回來。”

    獸皇喃喃,也是不可思議的盯著石門。

    “反彈回來?”

    眾人一愣。

    王明和楊立也立即相繼上前試了一下。

    結果跟獸皇一樣。

    并且。

    他們用的力道越大,石門反彈的力道也就越大。

    “看來就算來到這,我們也沒辦法進去。”

    獸皇滿心不甘。

    好不容易才走到這,居然被擋在門外?

    “本少來試試。”

    突然。

    一道慵懶的聲音在幾人身后響起。

    “青年!”

    秦飛揚幾人一驚,連忙轉頭看去,便見青年從血霧中一步步走來。

    雪蟒,還是一如既往的趴在青年肩上。

    似乎也是受到青年的影響,整個看上去睡眼朦朧,無氣無力。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今天排三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