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瘋狂農民工 >

第2423章 又沾上了

    不一會兒時間,蔡麗端著一壺沏好的茶水走了過來。她先是和大家打了個招呼,然后淡淡一笑問道:“今晚吃點什么?”

    “哦!一涼三熱,整四個菜就差不多了。具體上什么菜,你看著辦”

    夏建非常隨意的對蔡麗說道。這讓白麗感到很奇怪,她覺得他們來吃飯,這菜部應該由自己來點吧!但是坐在她身邊的關婷娜卻是神情淡定,好像這事就該如此。

    小院內晚風習習。三個人喝著茶,開心的聊著天,他們在等著蔡麗這邊上菜,可是奇怪的是一壺茶都喝完了,蔡麗這邊卻絲毫沒有動靜。

    夏建經常來這兒吃飯,自然知道蔡麗這邊上菜的時間。今天的菜上的太慢,感覺有點問題。他有點坐不住了,不停的伸著脖子朝外面看。

    就在這時,只見蔡麗端著一盤涼菜快步走了進來。她把涼菜往桌子上一放,有點不好意思的說:“前面有點事耽誤了一下,給你們的菜上的慢了點”

    “沒事,你慢慢上吧!我們不著急”

    關婷娜呵呵一笑,她搶著說道。夏建一看,便把到了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白麗看了這兩人一眼,什么話也沒有說。

    就在蔡麗剛要轉身時,忽然一個男子從廚房里鉆了出來。他哈哈大笑道:“不錯嘛!原來這里面還有一個小院啊!真是一個好地方”

    “你進來干什么?趕快出去”蔡麗不由大怒,她大聲的喝斥道。

    夏建覺得這人特熟悉,他借著小院內不太明亮的燈光一看,不由得大吃一驚,原來這人不是別人,正是和高偉一起的哪個呂猴子。這家伙消失了這么久,怎么忽然出現了?

    呂猴子也看到了夏建,他沒有理會蔡麗對他的喝斥,而是直接兩步走到了夏建的身前。他呵呵一笑說:“原來是夏總啊!這就難怪了”

    “呂猴子!我已經給你說的非常清楚了。不要再來找我,還有,這后院是我的私人地方,不對外營業,所以你也不能進來”

    蔡麗大聲的說著,樣子生氣極了。夏建坐不住了,他隱隱感到,今晚這頓飯看來是又吃不成了。

    呂猴子甩了一下額頭上的幾根頭發,然后朝蔡麗冷哼一聲說:“什么意思?他夏建能坐在這兒吃飯,我為什么不行?”

    “這是我的地方,我說不行就不行,沒有任何的理由。希望你好自為之,不要惹我生氣”

    蔡麗的口氣非常的生硬,而且她還一步步的朝著呂猴子逼了過來,大有動手的意思。夏建一看,慌忙站了起來。

    “呂猴子!你也是外面混的人。既然蔡老板的后院不歡迎你,那就請到前面去吧!出來吃個飯,也沒有必要鬧的不開心”

    夏建呵呵一笑,非常客氣的對呂猴子說道。因為他不想蔡麗和這個人再起什么糾紛。因為蔡麗和高偉的事,已經毀了蔡麗的一生。

    “你他媽的少在這兒裝好人。怎么著,這地方你能坐,我為什么就不行呢?老子今晚偏要在這兒坐,看誰能動的了我”

    呂猴子忽然一變臉,竟然屁股一扭,坐在了夏建的位子上。

    蔡麗這下真火了,她二話不說,猛的撲了上來。她一把抓住了呂猴子的衣領,扯著呂猴子往外就拖。

    呂猴子萬萬沒有想到,蔡麗會忽然對他動手,情急之下,他猛的站了起來,雙手朝著蔡麗一推。蔡麗畢竟是女人,在力量上自然比呂猴子差了一截。她被呂猴子推著朝后直退。

    一旁的夏建看不下去了,他一伸手,便抓住了呂猴子的一條胳膊,稍一用勁,便把呂猴子了個趔趄。

    “夏建!你這根攪屎棍。偉哥在的時候,你就和這女人不清不楚。現在是不是明鋪暗蓋了?”呂猴子扯著聲音,大聲的喊道。

    廚房里的幾個師傅,一聽后院有人吵架,便操著菜刀跑了過來。蔡麗一看,連忙把大家又勸了回去。

    被呂猴子這樣大罵,夏建心里還真不是滋味。尤其是當著關婷娜和白麗的面。可他為了蔡麗,把心中的這口惡氣暫時按壓了下來。

    夏建走到了呂猴子的跟著,壓低了聲音說:“你如果不想在眾人面前丟人,那就趕快出去,否則我夏建的脾氣,你應該是清楚的”

    “去你大爺的,你嚇唬誰呢?老子賤命一條,又是三進三出的人,還怕你?來啊!有本事就朝著我這兒來”

    呂猴子脖子一歪,竟然在夏建的面前撒起了無賴。這是他的絕招,一般人還真是奈何不了他。可是夏建和他打的交道多了,就不怕他了。

    “不好意思關總!你和白麗再找個地方去吃吧!”夏建強壓著心中的怒火,忽然對關婷娜說道。

    關婷娜看了一眼白麗說:“那我們走吧!夏總,要不要我幫你報警?”

    “報啊!老子正愁沒地方吃飯”呂猴子一聽,便搶著說道。他還真是一副滾刀肉的架勢。砍不爛,煮不熟。

    等關婷娜和白麗一走,夏建一步上前,一把抓住了呂猴子的衣領,冷聲說道:“呂猴子!你可別太過分。蔡麗現在是一個人不假,但是有誰想欺負他,那就先問問,看我夏建同不同意?”

    “你算哪根蔥?有本事娶了她啊!如果沒有這個本事,你說話同樣也不管用。而且我還告訴你,蔡麗一天不嫁,我一天就不死心”

    呂猴子說著,竟然無恥的大笑了起來。他的那笑聲,聽著讓人生厭。

    “呂猴子,你真是個畜生。你和高偉不管怎么說,也是兄弟相稱。我和他的事,想必你這輩子也不會忘記吧!”蔡麗氣得臉色鐵青,她壓低了聲音狠狠的罵道。

    沒想到呂猴子把脖子一揚,從夏建手里掙脫了出來吼道:“狗屁兄弟!要不是他高偉無能,我呂猴子今天混的有這么慘嗎?要不是當年我看在你蔡麗的面子上,早就和他鬧掰了”

    “呂猴子!你他媽的還是個男人的話,那就別再這么下賤。劃出個道道,咱們找個地方,別在這兒鬧,免得別人笑話”

    夏建怒喝一聲,打斷了呂猴子的話。他的意思很明白,就是想把呂猴子弄到外面去。因為在這小院內打架的話,畢竟不好。

    “好啊!你以為我真怕你了?南城根下,不來王八蛋”

    呂猴子忽然之間,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他丟下這句話后,快步朝外走去。

    “不行,你不能去。我的事你以后別再參與了。像這種人,就像是垃圾一樣,誰沾上誰倒霉。不過你放心,我已不是以前的哪個蔡麗了,我會讓他老實的”

    蔡麗說的非常堅決,她一臉的正氣。

    夏建呵呵一笑說:“好!我聽你的就是,你的事情我以后不再參與。不過這個呂猴子,就是條懶皮狗,你還是當心一點為好”

    夏建說完,轉身就走。蔡麗一看急了,她忙大聲的喊道:“你別走!我讓人給你煮碗面吃了再走”夏建猶豫了一下,便最終還是坐了下來。

    吃飽了肚子,夏建這才離開了蔡麗面館。他嘴上是答應了蔡麗,不再去找呂猴子,可是他是男人,他絕不做縮頭烏龜。

    夏建一個人走在大街上,心里正在盤算著,呂猴子為什么如此爽快的和他約架,那說明他心里早有準備。去了或許就是個圈套,但是不去,豈不是叫呂猴子看扁了他嗎?

    “哎!夏總!怎么一個人逛?”

    一個熟悉的聲音,從身后傳了過來。夏建一驚,連忙回頭一看。原來是王有財的哪個跟班武伍。

    夏建呵呵一笑說:“怎么是你啊!我剛才吃了點東西,散散步”

    “不對夏總!我看你好一會兒了。你是不是遇到啥事了,怎么有點魂不守舍的樣子”武伍呵呵一笑說道。

    夏建看了一眼武伍,他覺得這人還不錯。上次去SZ,他們聊了一路。算是比較熟悉,于是沒忍住,便把呂猴子約架的事給武伍大概說了一遍。

    武伍一聽,哈哈一笑說:“夏總真是看不起人。我不是給你說過了嗎?在平都市遇到這些亂七八糟的事,你就交給我去辦好了,還用得著你親自動手啊?

    武伍是個豪爽人,他一邊說著,一邊便掏出了手機,然后打了個電話過去,意思就是拉一面包車的人去南城根下。

    武伍都把電話打了,夏建也不好多說什么。本來是一件小事情,現在搞來搞去,看樣子還就搞成大事情了。

    “這樣吧!一會兒你們得聽我的,最好是不要動手”夏建把武伍拉到了路邊上,小聲的叮囑道。

    武伍點了點頭說:“好!我們帶人過去,只要是嚇唬一下就行了。這個呂猴子我們以前打個交道,也是個紙老虎。看到老實人死命的欺負,但是他搞不定的,會躲著走”

    “你說的沒有錯,不過他今晚的口氣很硬,也很爽快,我們得防著點他。像呂猴子這種人,壞點子還是挺多的” 夏建說著,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武伍點了點頭,然后伸手攔了一輛出租車,和夏建一起坐著去了南城根。

    平都市古時候是有城門的,分為東西南北四個大門。而且還有城墻,只不過現如今什么也看不到了。但是哪些地名還是留了下來,比如東門、西門。另外就是這個南城根。

    南城根較偏僻,所以治安就比較差,打架的事在這里很長見。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今天排三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