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玄幻小說 > 武御群雄 >

第一百七十八章 消亡?圖謀不軌

    千鈞一發!

    救星到了!

    沈長汐看著陸思思,別提有多高興多激動了。

    陸思思也不多說,趕緊將縛鎖住沈長汐的鐵鏈弄斷,將沈長汐救了下來,而后又脫下自己的外衣,給沈長汐穿上。

    沈長汐穿好衣服,忍不住問道:“你怎么來了?”

    陸思思看了趙級的尸體一眼,答話道:“按你說的,我本來是出來看看情況,而后準備離開定天盟的,但途中不小心聽得這王八蛋大呼小叫的,我好奇之下,尋聲而來。”

    “原來如此,真是多虧你來了,要是沒有你,剛才我真準備一死了之的。”沈長汐向陸思思表示感謝,而后又問,“方小芊怎么樣?”

    陸思思笑笑:“放心放心,好著呢!在密室里。”

    沈長汐點點頭:“那就好!”

    陸思思問道:“花輕衫怎么樣了,她在哪里?”

    沈長汐苦笑了笑:“怎么樣我不知道,肯定好不到哪里去,應該是在定天盟,但不知道在哪個房間,這王八蛋在侮辱我的時候說了,蠱云極正在侮辱花輕衫。”

    “你說什么?這還了得,我們不要廢話了,趕緊的,我們趕緊去找、去救她!”陸思思急了,轉身就走。

    “別急,等等!”沈長汐說著,一把拉住陸思思。

    陸思思傻眼了,茫然相問:“等,還等什么?”

    沈長汐板起臉道:“他們給我吃了有毒的丹藥,我現在使不出多少力量,你得先幫我解了毒再說,蠱云極,可并不好惹,我們總不能去送死,你說是嗎?”

    陸思思攤了攤手道:“可是我不會醫道啊!你知道他們給你吃的是什么丹藥嗎?”

    沈長汐隨口道:“不知道,你手里有沒有什么解毒的丹藥,隨便來兩個,只要是解毒方面的就可以,我手里一個都沒有了。”

    “倒是有兩個解毒方面的丹藥。”陸思思右手一伸,掌心現符紋,符紋開虛空,虛空冒黑氣,黑氣中隨即出現了兩粒紫色丹藥,“這兩個是藥效最強的解毒方面的丹藥,還是凌小蕾給我的,說到小蕾,也不知道她怎么樣了,唉,定天盟搞成這個樣子,該怎么向楚仁良他們交待?”

    沈長汐沒答話,默默接過兩粒紫色丹藥吞下,而后端然靜坐,就地開始運功調息。

    片刻后……

    沈長汐站起身道:“謝天謝地,丹藥有效,我的力量可以使出來了,話不多說,我們現在就去搜尋花輕衫!”

    陸思思訊問:“分頭行事還是一起行動?”

    沈長汐不假思索:“一起吧!”

    沈長汐并不知道花輕衫就在對立面的一排房間的其中一間內,是以與陸思思小心翼翼,先將自己這邊一排的房間給挨個仔仔細細查看了一遍,結果是一無所獲,方才轉到了對面搜索。

    找了幾間之后,沈長汐在一間房間門外停下了。

    陸思思跟著停下,輕言細語地問:“在這里面?”

    沈長汐點點頭,同樣輕言細語地道:“是的,應該不會錯,我聞到了花輕衫身上的香粉氣息。”

    說罷,不等陸思思回話,沈長汐閃身到窗邊,戳破窗戶紙,小心翼翼地放眼查看。

    只見……

    地上躺著一個人,好像是蠱云極。

    床上躺著一個人,好像是花輕衫。

    兩人一動不動的,這是什么情況?

    “我們進去!”

    “好!”

    話音一落,沈長汐和陸思思毫不猶豫,大膽闖入了房中。

    陸思思手一甩,房間內熄滅的燭火重新燃了起來,房間內頓時燭光閃閃。

    一切,果如沈長汐剛才所見。

    陸思思奔向了床上的花輕衫。

    沈長汐奔向了地上的蠱云極。

    “花輕衫還活著,只是昏迷不醒。”

    “蠱云極沒氣了,死得十分透徹。”

    陸思思和沈長汐互報情況。

    陸思思十分不解,茫然相問:“這是個什么情況?”

    “我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沈長汐陰沉著臉,走至床尾處,掀起了一些蓋在花輕衫身上被子,側頭看去。

    “我的天啦!”隨著一聲驚叫,沈長汐放下了被子,“出事了,出大事了!”

    “怎么了?”陸思思好奇地看著沈長汐,不明所以。

    沈長汐倒吸了一口涼氣,努力使自己鎮定下來,但是聲音仍然有些顫抖:“沒穿衣褲,一……一片殷紅!”

    “你……你說什么?”驚訝之中,陸思思也移步床尾,掀起了一些蓋在花輕衫身上被子,側頭看了看,而后慘白著臉放下了手。

    “花輕衫她是不是……”話到一半,沈長汐將目光轉向了陸思思。

    她雖然心知肚明發生了什么,但她接受不了這個事實,她希望陸思思能否定她的看法。

    陸思思忍住怒氣,接過話道:“不會有錯,她肯定已經被蠱云極占有過了!”

    她的看法,毫無疑問和沈長汐一模一樣,因為,這是事實,也應該就是事實。

    陸思思看了看蠱云極的尸體,茫然道:“蠱云極是怎么死的?是誰殺了他?”

    “嗯。”

    “嗯。”

    兩聲輕嗯,是花輕衫發出的。

    隨著輕嗯之聲,花輕衫的手動了,頭也動了,最后,眼睛也朦朦朧朧地睜開了。

    花輕衫醒了,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沈長汐和陸思思,是面無表情,她臉白如紙,只是寒聲道:“請你們不要將我失去貞潔之事告訴任何人,尤其,是楚仁良,算我,求求你們了!”

    沈長汐和陸思思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默不作聲,俱是神情肅穆,而后都鄭重其事地向花輕衫點了點頭。

    陸思思按耐不住,小心翼翼地開口相問:“花谷主,是不是蠱云極欺辱了你?”

    花輕衫默默點頭。

    陸思思又問:“蠱云極是怎么死的?”

    花輕衫冷冰冰地道:“自殺的!”

    “自殺的?”陸思思驚駭異常,忍不住又要追問。

    沈長汐眼明手快,捂住了陸思思的嘴:“別問長問短了,讓她好好休息。”

    陸思思扁了扁嘴,不再開口。

    沈長汐收回手,一本正經地對花輕衫道:“事已至此,我不知道該怎么來安慰你,也許你也并不需要我的安慰,但,或許我知道,你活著,其實是因為楚仁良,我想說的是,你更要為了自己而好好的活著,畢竟,蠱云極已經死了。”

    花輕衫苦笑了笑,緩緩吐出了兩個字:“謝謝。”

    “你好好休息吧!”沈長汐說罷,準備和陸思思離開。

    花輕衫突然喚住:“等等,我有話說。”

    沈長汐點點頭道:“你說。”

    花輕衫開口道:“蠱云極在自殺前,還告訴了我一個陰謀,那個叫趙級的風雷宗的人,已派出了風雷宗的弟子,讓他們打扮成定天盟弟子的裝束,前去通知各大門派,以楚仁良為定天盟新盟主為由,邀他們明天前來慶賀,到時候,他蠱云極則會布好陣法,待眾人一到,即啟動陣法,關門打狗,大開殺戒,蠱云極本來是打算在占有我之后即去布置陣法的,不過,他現在自殺了。”

    沈長汐聰明過人,她已經猜到了花輕衫說這番話的真正用意,是以,花輕衫話音一落,她便立即開口道:“我這就親自連夜前往各大門派,告訴他們并無此事!”

    花輕衫道:“沈姐姐真是聰明過人,我正是這個意思,此事就拜托你跑腿了!”

    陸思思看著沈長汐,有所擔憂:“各大門派會相信你的話?會聽你的話?”

    “會的!因為我說的話,更有分量!”沈長汐灑然一笑,十分肯定,“因為方天御在離開定天盟的時候給了我和花谷主關于他的信物,有此信物,我說的話,就好比方天御說的話。”

    “原來是這樣。”陸思思笑了,也放心了。

    “事關重大,我去了!”沈長汐匆匆丟下話,火急火燎地閃身而去,無影無蹤。

    陸思思深深地看了花輕衫一眼,也準備走。

    是該讓花輕衫好好的休息了!

    不料,花輕衫卻開口道:“陸姑娘,可以留下來陪我嗎?”

    “當然可以!”陸思思欣然一笑,隨即移步床邊坐下。

    花輕衫又道:“陸姑娘,你是不是很想知道,蠱云極為什么會自殺?”

    陸思思立即點頭:“是的。”

    花輕衫緩緩道:“我可以告訴你是為什么,他要欺辱我,雖然我知道反抗并沒有用,但我仍然會反抗,但這種反抗,顯然是毫無意義的,為此,我和他做了一個交易,我答應他不反抗不掙扎,任他為所欲為的占有,但,事后,我要他心甘情愿的掏出他自己的修為靈丹給我,交易,成功了。”

    “他為什么會答應這種交易?”陸思思十分恐懼地看著花輕衫,她不相信花輕衫的這話,她懷疑花輕衫在某些方面可能有些神志不清了。

    花輕衫慘然一笑:“因為他喜歡我,他愛我,已經到了瘋狂的地步!”

    “原來是這樣。”陸思思松了口氣,看來是自己想多了。

    想了想,陸思思又問:“你為什么會昏迷不醒?”

    花輕衫沒有猶豫:“因為我吞了他的修為靈丹,吸收的時候,出了點狀況。”

    至此,陸思思心中疑惑全解,不由笑道:“謝謝你告訴我這些,解了我心中的疑問。”

    花輕衫忽然惆悵了起來:“我突然好想楚仁良他們了,你說,他們什么時候會回來?”

    陸思思沒多想,只以安慰的話語道:“應該快了吧!”

    她倆哪里會知道,楚仁良他們面對的事情,才剛剛開始……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今天排三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