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玄幻小說 > 大千劫主 >

第1977章 前世強者 皆死而生

    諸天之龍比武大會的消息在幾天之內便傳遍了整個諸天,無數人用著各種手段將消息傳遞出去,各大天才更是像瘋了似的朝這邊趕來。

    十件天衍之器,一件上古神兵,這些東西足以建立一個大文明,問鼎宇宙之巔,這如何不讓眾人瘋狂。

    而此刻,新紀元寰宇十四個大文明,加起來總共三十多位天衍強者,正以最高傲的姿態飛過無垠的星空,他們正在向這個世界展示大文明的實力。

    這一路走來,他們被無數人知曉,被無數人圍觀,天衍的氣勢毫不掩飾,震懾了不知道多少強者。

    只是,諸天之龍比武大會的消息也傳到了他們的耳中。

    一時間,眾人也愣住了。

    沉默了良久,一聲聲大笑才傳了出來。

    “哈哈哈哈!這個神雀之主很有趣,這種彌天大謊都敢說出來。”

    “到時候諸天強者皆至,我看他怎么收場。”

    “我看沒什么不好,要是這些強者發現被騙了,正好由我們出場幫他們解決這件事,也讓他們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實力。”

    “但萬一這件事是真的呢?”

    此話一出,眾人臉上的笑容都變得牽強起來。

    如果是真的,那這個神雀之主,又該是何等人物?

    不可能,天地不可能出現這種存在,否則以前為什么沒有聽到他任何消息。

    “神雀之主,不會是曾經那個死去已久的不死天王吧?”

    一個老者說出這句話,四周眾人的臉色頓時難看了起來。

    不死天王,一個禁忌一般的存在,眾人幾乎從來不提起他。

    在十萬年前,寰宇十四大文明便已經統治了天地幾乎所有的疆域,而這個不死天王橫空出世,大鬧各大文明,天子卓絕,不斷突破自身的境界,最后成了各大文明的心腹大患。

    因此,各大文明也如今日一般,組成天衍強者聯軍去圍殺于他,最后付出了慘重的代價,才將其打落進狂暴之域。

    狂暴之域的時空是混亂的,星辰被狂暴的是時空之力席卷著,到處都是爆炸,靈魂根本無法存活,所以不死天王幾乎是被公認為已經死去。

    如若他真的沒有死,只是化身為神雀之主又回來了,那事情恐怕就難辦了。

    畢竟當初為了殺不死天王,隕落了足足四個天衍強者,還重傷了十余位天衍,現在過了十萬年了,天知道這個不死天王到底有多強。

    “別亂說,不死天王已經死了,不可能再復活了,這個神雀之主只是一個故弄玄虛的小人罷了。”

    “對,當初我們那么多人圍殺不死天王,他怎可能不死?”

    “諸天之龍比武大會不是在一個月后嗎?我們就那個時候到場,當著世界所有的天才的面,將神雀之主偽裝的面具給撕下來。”

    “不錯,我們不必急,該急的是神雀之主才對。”

    一群人不停大吼著,而角落處,星月之主和陳老頭卻是對視一眼,眼中只有復雜。

    星月之主沉聲道:“老頭,你之前說的都是真的?”

    “這種大事,豈能有假啊。”

    陳老頭嘆聲道:“那個拜煞強大到難以置信,一身氣勢便把我所有的大道全部封鎖,而這個神雀之主,據他說,是一個真正偉大的存在。”

    星月之主深深吸了口氣,皺眉道:“說實話,我不是不信你,而是我真的很難去相信世界上還有這般偉大的存在。”

    “那我們拭目以待吧。”

    陳老頭苦笑道:“看看,會發生什么。”

    在眾人徐徐前往神雀星的同時,整個諸天都在猜測神雀之主的身份,他們也想到了不死天王,并且得出結論,只有不死天王才有可能有這么大的手筆,神雀之主就是不死天王。

    似真似假的消息在這片世界流傳著,吸引了更多的人前往神雀星,一個月時間,但凡是能趕到的全部都趕到了神雀星。

    神雀星已經超負荷了,甚至連神雀星之外的虛空都站滿了人,這個陣仗連辜雀都沒想到。

    天眼虎完全忙瘋了,本以為喜馬拉雅山脈這么多座雪峰,足以容納所有的觀賽者,哪里想到會這么多人。

    他請天老連夜搭建了陣法,就在神雀星之外以陣法的形式搭建了一個比神雀星還要巨大的比武臺,但依舊無法容納大量的觀賽者。

    被迫無奈之下,他只好又找到辜雀。

    辜雀倒也大方,直接將九曜天石給了天眼虎。

    這一塊九曜天石就是曾經地獄酆都和弱水河之間的那一片黑土大地,是堪比星系大小的至尊級材料,不但可以容納所有人觀賽者,還可以直接當做比武場。

    天老又做了一個圣雄級陣法,圈出了一個大圓當做比武場,并隔絕了力量,保證內外力量不傳遞,一方面保護外邊圍觀者的安全,一方面又杜絕了外人干預比武。

    后來辜雀擔心后邊的圍觀者看不到擂臺中心,便干脆將這一片九曜天石折成了一個大漏斗的形狀,讓周圍的幅度微微往上翹起,這樣四周眾人就算再最后邊都能看得到中心的比武臺了。

    一個月的時間過得太快,當無數的天才看到這一塊漆黑深邃的神石之后,一個個全部都傻眼了。因為他們能夠感受到這一塊巨石的沉重和偉大,那內部所蘊含的道則,簡直讓人看不透。

    有人試著攻擊九曜天石,但連一點痕跡都沒留下,最開始是諸天空相強者不服氣,后來是登塔者,再后來是因果三境,最后禁忌之境的強者都留不下一絲痕跡。

    眾人已經震驚于這石頭的可怕,但后來,一個天衍強者降臨,發現也無法在這巨石上留下任何痕跡。

    于是,眾人便徹底愣住了。

    “十四大文明要來找神雀之主的麻煩,最初我以為神雀之主哪怕再神秘,恐怕都必死無疑了,但現在”

    “不要下定論了,等那一天的到來吧。”

    眾人心里重新對神雀之主有了更深的好奇,而諸天之龍的比武總算是要開始了。

    一個個強者,都開始往黑石上走了。

    太多太多的人,太多太多的天才,他們很年輕,是這片天地的未來。

    天眼虎就站在虛空之巔,大聲道:“別稀稀落落站著,今天人多著呢,都擠一擠。”

    “另外不要在這里動武,有任何私怨要打架的,不許在這九曜天石上打,否則后果自負啊。”

    “嚯,還有熟人?”

    天眼虎眼睛一亮,看著前方的白衣青年大叫道:“我靠,腎虛子沉圖,你啥時候復活的啊?”

    沉圖滿臉尷尬道:“是神虛子。”

    “都差不多啦。”

    天眼虎大笑道:“不錯啊,不知道你恢復到什么狀態了?”

    沉圖無奈道:“原道不需要恢復,心在,一切就都在。”

    “好一個心在一切就都在。”

    一聲冷哼傳來,只見一個身穿布衣,背著石劍的青年大步走來,目光之中皆是混沌。

    他冷冽道:“當年那一戰,因為變數的降臨,你我尚未分出高下,今日便當著新紀元諸位英雄的面,決出勝負吧。”

    沉圖淡淡一笑,然后忽然眉頭皺起,臉色越來越凝重,忍不住道:“你《道衍》已修至完美天道之境了?”

    吳辭道:“放心,我不是辜雀,沒有他那么可怕。”

    “一柄七星龍淵,已經夠可怕的了。”

    沉圖嘆了口氣,卻是朝另外一個方向看去。

    天眼虎頓時瞪大了眼,喃喃道:“我靠,你簡直是打不死的小強啊,荊桀,真想不到你也復活了。”

    荊桀臉上多了一些風霜,點頭道:“我也化身了星星之火,所以也被辜被他復活了。”

    “看來你成長了很多。”

    一個沉穩的聲音忽然傳來,眾人轉頭一看,只見拜煞、藍九霄、秦百忍、邛禹四人并肩而來,氣勢內斂,讓人看不出深淺。

    荊桀嘆了口氣,抱拳對著四人深深鞠了一躬,道:“晚輩荊桀,見過四位前輩。”

    邛禹搖頭道:“行了,荊穹有你這樣的孩子,也算是后繼有人了。”

    秦百忍也嘆息道:“新紀元了,從前的仇恨和所有事,都放下吧,回首曾經,大家都死為了世界的存亡罷了。”

    藍九霄道:“只是事實證明了我們只是一群無知羸弱的懦夫,而辜雀才是真正偉大的人。”

    拜煞道:“所以這個世界有今天。”

    他看著四周無數張意氣風發的臉,無數顆閃亮的星辰,還有那明媚的陽光,一時間也有恍然如夢的感覺。

    “別感嘆了,這次比武,要不要參加?”

    一聲嘆息傳來,眾人回頭一看,頓時便看到了鱗皇、凰祖、洪荒祖神和苦羅四大親王降臨。

    再往另一邊看去,王頂天、古母大神、少昊、孔宣、陸壓、蚩尤魔皇、祝融等一種強者也降臨了。

    所有人都氣息內斂,看不出深淺來,以至于四周這些天才也沒有很激動,只是看著這一群古怪的人。

    為什么其他人都很興奮,而這群人卻是無限感慨?

    天眼虎大笑道:“得了,前世強者,皆死而生,辜雀小子果然是功德無量,把你們全部都救了。”

    話音剛落,四道身影忽然從遠方天空激射而來,穩穩懸在眾人頭頂。

    眾人一看,只見這四人赫然是軒轅闊、天老、司馬永恒和薛青山,這些人,可都是神雀文明的肱骨啊。

    天眼虎道:“看來要開始了。”

    他飛上天去,大聲道:“都安靜!”

    眾人知道他的身份,一個個全部都靜了下來,天地到處都是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天眼虎身上。

    天眼虎覺得自己牛逼的不行,但為了裝逼更嚴謹,此刻卻是滿臉嚴肅,大聲道:“下邊有請神雀文明國師、陣道玄天鑒鑒主、神雀學院陣道天衍大師——天老,給大家介紹比武場地。也請神雀文明大親王、兵馬大元帥、星星之火計劃總設計師——軒轅闊,為大家揭幕比賽獎品。”

    聲音傳遍天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蒼天之上。

    那兩個人,一個器宇軒昂,深邃如海,一個白發蒼蒼,仙風道骨。

    他們追隨著辜雀,經歷了一個大紀元的折疊,終于又在新紀元出世亮相了。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今天排三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