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二三四章 鮮血盛開王座之路(34)

    “下面播放重要訊息,七區以羅丹美術館為中心出現毒氣,請第七區的市民立刻前往內客爾兒童醫院、維克埃菲爾酒店、教科文組織、蒙帕納斯酒店、郵政博物館避難。→?八→.?八**讀??書,.↓.o≥”

    “十三區以意大利廣場為中心出現毒氣,請十三區的市民立刻前往哥白林酒店、紗普提勒醫院、諾富特奧昂立門酒店、奧泰勒酒店避難。”

    “十區以圣羅蘭教堂為中心出現毒氣,請十區居民立刻前往巴黎東站、圣·路易醫院、拉布爾歇爾綜合醫院、巴黎北站避難。”

    “九區以老佛爺旗艦店為中心出現毒氣,請九區居民立刻前往鉑悅酒店、麗茲卡爾頓酒店、希爾頓酒店、威爾遜wo酒店、中心exe酒店避難。”

    “最新消息,六區以先賢祠為中心出現毒氣,請六區居民立刻前往愛麗絲盧森堡酒店、安德烈拉丁酒店、科欽醫院、萬豪左岸、伊斯特萊酒店避難”

    “有防毒面具的請戴好防毒面具,如遇緊急狀況不要慌張,請立刻撥打報警電話求救。也懇請大家盡量不要撥打電話和使用手機網絡,將信道留給有需要的人。了解災難狀況,只需要收聽法蘭西廣播電臺9955千赫,或者收看法蘭西第二電視臺為您帶來的播報,圣誕節法蘭西媒體工作者與你們同在下面為大家帶來一段舒緩情緒的音樂,克勞德·德彪西的《月光》”

    ——————————————————————————

    2020年12月25日晚上9時15分。

    成默落在了隊伍的后面,小心翼翼的從法蘭西參議院的側門走出來,這時他感覺到放在上衣內袋的手機振動了一下,他帶在身上的一共有三部常用手機,其中兩部他拿出來看過,都被電磁脈沖炮給破壞了不能拿出來使用,只有那部屬于“黑死病”的特別手機因為造型比較特殊,所以成默沒有拿出來試,但眼下更不是拿出來看手機的時候,所有人的手機都壞了,只有他的手機沒有壞,就有點太引人注目了。

    知道黑死病手機號碼的人并不多,成默猜測是西園寺紅丸,也許他又弄到了什么情報。成默不動聲色的看了眼法蘭西參議院正門口的噴泉和法蘭西自由女神像,再抬頭看了看遠處佇立在小山丘上的法蘭西先賢祠的白色穹頂,心想自己該找個什么機會悄悄看下手機。

    他左顧右盼了一下,發現竟然沒有看到保安的蹤跡。

    作為一個歷史愛好者,成默理所當然的會來盧森堡公園游覽,實際上位于盧森堡公園的法蘭西參議院是美第奇家族的奇女子,路易十三的母親——曾經攝政法蘭西的瑪麗·德·美第奇皇后的“行宮”,除此之外,她還留下了一個名流千古的奇觀,那就是“皇后林蔭大道”,說這個名字可能很少人知道,但說起它另外一個名字“香榭麗舍”,那就會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了。

    上次過來游覽的時候,成默清楚的記得這棟古老的巴洛克風格建筑的門口是有衛兵的,可此時此刻他轉頭望了過去,亮著燈光的正門口卻空無一人,只有插在門口的法蘭西三色旗幟在冷風中瑟瑟發抖。

    “怎么了?”見成默回頭,走在最后面殿后的謝旻韞輕聲問。

    “我記得參議院的門口是有衛兵的。”成默低聲道。

    “也許只是白天有,盧森堡公園又不是不閉園,沒必要二十四小時安排守衛,更何況今天還是圣誕節。”

    “可能吧。”成默回答道,心里卻在想在這種情況下想要找到一個安全偷看手機的機會真是不容易,起碼眼下并沒有合適的機會。他沉默著跟隨大部隊向旁邊的樹林里轉移,細碎的雪花紛紛揚揚的飄落,太極龍學員們屏住呼吸,盡量不發出聲音沿著墻壁的陰影行走。

    雖然說左側那片光禿禿的馬栗樹林并不算遙遠,普通保安的威脅也算不上大,可走出了參議院墻壁的掩護,就完全沒有了遮蔽物,潔白的雪地反照著路燈的光,讓這一段空曠的地帶像是聚光燈下的舞臺,實在太容易被人看到了。于是也算是經歷了大風浪的太極龍學員們竟產生了緊迫的窒息感,每個人的神情都有些緊繃,想要快點走出路燈的范圍,進入到樹林的陰影庇護。

    大概所有人都有這樣的心理,越是離逃出生天近,就越不想節外生枝。

    可越不想出問題,似乎就越容易出問題。→?八→.?八**讀??書,.↓.o≥沒了外骨骼,那些喪失了行動能力的學員就需要其他學員的幫助,一個負責背傷員的太極龍學員沒有注意臺階,直挺挺的砸在了雪地里,而他背上的女學員情不自禁的叫出了聲,一聲“啊”打破了公園里的寂靜,在陰森的冬季園林里格外突兀。

    所有學員都為之心驚肉跳,全都像是受驚的兔子向四面八十望了過去,生怕有手電筒的光芒或者叫喊聲從黑暗里傳了過來。

    全神戒備的白秀秀立刻從隊伍的前面跑了過來,見摔倒在地的男生自己爬了起來,她毫不猶豫的背起受傷的女生,向著樹林疾走,同時命令道:“都快點。”

    隊伍立刻又動了起來,很快就全都安全的轉移到了一側的樹林里。雖說遭遇了一些小麻煩,拖慢了一點點行進速度,但似乎并沒有被人發現,這讓所有人在走進樹林之后都松了口氣。

    進入了樹林沒有繼續前進,白秀秀下令隱蔽等候命令,一眾學員們都蹲在雪地里潛伏著。冬季的盧森堡公園里成行的馬栗樹只剩下光禿禿的樹干,被修剪成長方形的樹冠顯得越發整齊,道路邊的長椅上落了些積雪,白色的積雪反照著微微燈光,遠遠看上去像是散發著香甜氣息的蛋糕。

    成默盤算著找個什么借口單獨離開一下,好看手機,不過兩三分鐘都沒有等到白秀秀的行動通知讓成默略感疑惑,就在這時天選者系統的頻道里傳來了白秀秀出發的命令。冷的直打哆嗦的付遠卓搓了搓手,連忙站了起來,抱緊了自己低聲道:“終于可以出發了”

    謝旻韞看了看付遠卓又看向了成默,發現成默的唇色也有點發白,也沒有問成默冷不冷,直接就脫下了自己的外套遞給成默說道:“穿上。”

    成默回頭看了眼只穿了件長袖圓領t恤的謝旻韞,知道她并不怕冷,可一件單薄的緊身t恤衫顯得謝旻韞身材實在太火爆了,成默立刻搖頭將衣服推了回去,說:“雖然空調系統不能工作了,但還是挺保溫的,也沒有那么冷”

    “沒那么冷?”付遠卓一臉的幽怨,“你們這兩口子撒狗糧能不能注意一下一個又冷又餓的單身狗的感受?”

    成默立刻從口袋里掏出開始曹義偉給的糖果說:“吃不吃?”

    “靠!早不拿出來?”付遠卓連忙搶了過來。

    “我又不知道你餓!”

    付遠卓那里有功夫理會成默,打開塑料袋立刻就掏出幾顆糖果塞進口袋,然后遞給前面的湯小勺道:“來,發狗糧了,單身狗統統有份”

    成默搖了搖頭,心想付遠卓怕是怎么都走不出馮茜茜這個陰影了,他轉頭對謝旻韞說:“真不需要,等下就上車了就好,再說你的衣服我穿也小了點算了。”

    謝旻韞也沒有勉強,一行人繼續在樹林里前進,成默卻覺得不對,按照他的記憶要去勒布爾熱機場,從盧森堡公園的東面出去最好,東面出去直接就能打車上n17公路或者在愛麗絲盧森堡酒店的地鐵站乘坐地鐵直奔勒布爾熱機場,此刻他們卻是走的西面,而且還是在東面出口更近的情況下正在朝西面走。

    成默心中泛起了疑慮,立刻在天選者系統里私聊了白秀秀問:“白姐,為什么朝西走?”

    白秀秀立刻回道:“曹義偉給我的手機不知道為什么老是顯示網絡繁忙,不管用谷歌地圖還是百度地圖都用不了。他臨時給我的手機也沒有預裝女媧系統,聯系不上衛星,我們根本就不認識路,只能隨便選了個方向,先出去再說”

    成默皺了皺眉頭問道:“沒信號?還是顯示網絡繁忙?”

    “有信號,只是顯示網絡忙。”

    “有人發現過保安或者警衛嗎?”

    “問這個干什么?”白秀秀問。

    不過她并沒有等成默回答就直接說道:“沒有發現過保安和警衛,但應該正常吧!按照那個德國佬的說法,法蘭西參議院擁有眾多天選者,所以在修建這條通向歐宇法蘭西總部的地下磁懸浮鐵路的時候特意給法蘭西參議院開了個站口。但這條地下磁懸浮鐵路目前還沒有投入使用,再加上法蘭西參議院也只是個開會的地方,沒有太大的保護價值,因此這里只有普通的保安,還是整個盧森堡公園的保安。當然,法蘭西參議院是保安們需要重點關照的建筑,可是這樣的管制只是對于普通人來說略為嚴謹,對于特工和天選者來說就不值一提,只要小心一點點不要被巡邏的保安抓到就好”頓了一下白秀秀又道,“這是那個德國佬的原話有什么問題嗎?”

    成默并不能肯定的說這其中有什么問題,盧森堡公園面積頗大,圣誕節法蘭西又要放假,碰不到園區保安實屬正常,可他需要一個看手機的機會,于是便夸大其詞的說:“我總覺得有些不對,我記得盧森堡公園是九點半閉園,不管怎么說,就算是圣誕節參議院門口的警衛也得有人站崗到九點半吧?網絡繁忙,我們還沒看見一個保安,也沒有看見本該在崗的守衛我懷疑法蘭西是不是也發生了bào luàn”

    白秀秀說:“這種可能性確實不小,希望我們的運氣沒有這么糟糕。”

    如果發生了嚴重bào luàn,巴黎實行“宵禁”,那么他們一百多號人今天夜里就別想從市中心去到市郊的勒布爾熱機場了。而這個時候所有人都歸心似箭,最怕的就是夜長夢多,就連白秀秀的語氣也有點不易覺察的緊張。

    “我們得等等不能急著出園,別剛一出去就被警察逮個正著,還是得先派人去觀察一下外面的情況。而且我們得往東面走,東邊近一點,從東邊出了公園就能直接上通向勒布爾熱機場的n17,也有直接通向勒布爾熱機場的地鐵可以坐。”

    “你認識路?”

    “嗯!來歐洲之前做了很多功課。”成默說,實際上關于巴黎的很多功課他是決定和西園寺紅丸在巴黎交易時才做的,只是這些不方便更白秀秀說。

    白秀秀當然不會懷疑成默的說法,只是由衷的感嘆道:“真是可靠的孩子”

    “我早已經成年了,無論是年齡、心理還是生理。”

    “你在白姐眼里永遠都是個孩子。”緊接著白秀秀又說,“我現在就安排人去偵查一下外面的情況。”

    成默也沒有繼續就上個話題糾纏,說話點到即止是他向來的風格,他回道:“我去看看吧!”

    “行,你和謝旻韞一起去。”

    除了白秀秀自己,謝旻韞就是在場所有人中最強大的戰力,白秀秀毫不猶豫的讓謝旻韞和成默一起去,固然有兩人是夫妻的原因,但更多的還是關照成默,不希望他出事。成默自然也明白白秀秀的體貼,不過他沒有多說什么,只是“嗯”了一聲便回頭對謝旻韞說:“小進,你和我先去公園東邊看看。”

    謝旻韞沒有問原因直接點頭,回身向著來時的路走了過去,成默正要跟上,正啜著糖果的付遠卓不解的小聲問:“你們干什么去?”

    “探路。”成默頭也不回的說,隨后追上了謝旻韞和她一起在樹林里小跑了起來,他也不用特意告訴謝旻韞為什么,也不用和謝旻韞說如果發現有人早點提醒他,兩個人逐漸的已經開始形成一種妙不可言的默契。

    一路上沒有遇到任何人,成默和謝旻韞順利的再次回到了參議院,成默徑直跑到了參議院的正門口仔細的觀察了一下,盡管一直在下著小雪,但在路燈的照射下,雪地里的四行腳印卻可見。

    成默蹲了下來,認真的辨別了一下腳印的形狀,心里卻真的產生了不好的念頭,原本只是想要找個借口來看看手機上的留言,沒想到卻成了最糟糕的預言,他起身看向了謝旻韞說:“真的不太妙。”

    “像是跑著離開的,還能看的見腳印,說明時間也沒有多久。”謝旻韞低頭看著腳印說。

    “腳掌中段先落地,肯定是跑著離開的,還是穿著軍靴跑著離開的,什么情況才會讓兩個穿著大衣戴著雞冠帽的士兵如此匆忙的逃跑?”成默沉聲說。

    謝旻韞抬頭看向了遠處,在成默目力不及的地方有一頂遺落的雞冠帽,紅色毛絮上沾染著白色的雪沫在寒風中輕輕顫動,她蹙起了眉頭說:“連帽子都扔了,絕對不是什么小事”

    成默順著謝旻韞的視線望了過去,什么也沒有看見,他沒有興趣過去驗證不需要驗證的事情,而是連忙對謝旻韞說道:“時間緊迫,你趕緊去看看外面到底怎么了,我馬上過來。”

    “好。”

    謝旻韞輕輕一縱就躍到了參議院右側的馬栗樹林邊緣,成默眨了下眼睛,謝旻韞便已經消失在視野之中,成默立刻走到了參議院盡頭的石墻陰影的中,飛快的掏出黑死病手機,輸入密碼、指紋,最后驗證虹膜,也不知道黑死病手機是什么高科技,太極龍手機都沒有能扛過電磁脈沖炮,黑死病手機卻什么事情都沒有,一切如常。

    成默滑了下待辦事項,沒有看見西園寺紅丸的郵件,卻看見了一份來自井泉的郵件,這叫成默十分意外,他原本以為是井泉想要談條件。成默點開,畫面顯示讀取了好一會才跳出輸入密碼,這個速度比往常要慢很多,結合白秀秀那邊連不上網的狀況,大概是切換到了衛星網絡上去了。

    郵件的讀取又花了好一會,成默完全料到等來的郵件會是高月美寫的,內容也與談條件無關,而是要他一定保障井醒的安全。

    這封郵件什么也沒有說,對于成默來說卻至關重要,此刻他已經百分之百能夠肯定巴黎出了大亂子,甚至是能夠影響到普通人生存的大亂子。他打開谷歌搜索了一下巴黎,衛星網絡的速度比五g實在要慢太多,尤其是這種情況之下,等待的時間就愈發顯得漫長,不斷閃爍的讀取條更令人不安。

    成默屏息凝神盯著發著光亮的屏幕,遠處已經傳來了回轉過來的大部隊的腳步聲,于是他立刻朝著樹林里走,就在走入黑暗樹林的瞬間,屏幕稍微暗了一下,接著讀取條消失了,頁面上的第一行字就是:“巴黎發生毒氣恐怖襲擊,全城市民生命危在旦夕”。

    這行字下面的一系列圖片的第一張就是一個穿著圣誕老人外套的小丑。

    成默的瞳孔放大,拿著手機的手也在微微顫抖,這是一張他永遠也不會忘記的臉。

    ———————————————————————————————

    法蘭西第一電視臺。

    小丑西斯還在直播間里手舞足蹈,他舔了舔了皸裂著無數細紋的嘴唇,拿著話筒湊到了旁邊的導演和三號機位的攝像師身邊,兩個禿瓢的中年男子像暴風雪中的鵪鶉,淚眼朦朧瑟瑟發抖。

    小丑西斯左手邀住了導演的肩,語氣昂揚的說道:“嘿!哥們,現在收視率怎么樣了?”

    導演顫聲說道:“現在全法全法收視率百分之九十六,全歐收視率百分之七十九至于全球收視率我們沒辦法統計”見小丑西斯看向了他,導演一臉恐懼的結結巴巴的說,“不過不過油管上的官方直播流觀看人數已經突破了統計上限,油管油管緊急為為我們開了好幾個流,保守估計全球正有數億人正在關注,不我覺得應該是數十億正正關注您”

    小丑西斯“哈哈”大笑起來,他笑的彎下了腰,那笑聲誠懇的就像聽見了一個全世界最好笑的笑話,過了好一會他才拍了拍導播的肩膀大聲說道:“你看這是不是你人生中最高光的時刻!我敢保證沒有人沒有人能制作出如此優秀的節目,能達到這么多人數的觀看效果”

    “是是”導演像小雞啄米一樣的點頭,臉上還擠出了一絲難堪的笑容。

    小丑西斯拍了拍導演的胸脯說:“你得謝謝我送了你一份偉大的圣誕禮物。”

    導演滾動了一下喉頭,哭喪著臉說道:“謝謝您”

    “不客氣!但這并不是結束,我們要制造任何人都無法突破的記錄,要讓這次直播永載史冊!”小丑西斯理所當然的說,接著他轉向了鏡頭微笑,“這是一個娛樂至死的年代!為了增加節目的娛樂效果,我會和廣大觀眾以及進入巴黎游樂場的游客們進行友好的互動,全球觀眾們可以獲得投票權,任何人都可以花十美金在網址.the Joker.De進行投票,你們的投票將決定一些人的命運。至于是那些人的命運”小丑西斯揮手,鏡頭轉向了俯瞰中的巴黎夜景,“則是那些進入巴黎游樂場的游客們,游客們無需花費一分錢,只要被無人機鏡頭挑中了,你就能夠在全世界億萬觀眾面前表演一個節目,講一個笑話,唱一首歌或者表演一段魔術,拿出你壓箱底的絕活,就像‘達人秀’一樣,不過評判你節目好不好的并不是評委,而是數以億計的觀眾,只要你的節目表演的足夠出色,獲得了足夠多的觀眾投票,你獲得的不是晉級的資格而是全部的投票金額以及生存的機會!”

    鏡頭轉回演播室,小丑西斯張開了雙腿,舉起了拳頭,將麥克風湊在了嘴邊大喊:“歡迎您來到全球最震撼!最真實!最恐怖!也最有趣的真人秀——小丑西斯的圣誕游樂場!我是您的命運主持人——小丑西斯!”11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今天排三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