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玄幻小說 > 九龍圣祖 >

第2534章 解藥,拿來!

    “母親的事,蒙谷那家伙都告訴我了,你還不肯認我嗎?”

    赤炎強壓下體內的傷勢,口中說出來的話,讓得穆極終于是有些明白了過來,同時他人老成精,也能隱晦猜到蒙谷會說這些話的原因。

    “赤……赤炎,是外公對不起你,千萬別怪你母親!”

    穆極畢竟是火烈圣鼠一族的大長老,并不會太過糾結這些細節,將一切罪責都攬到了自己的身上,他畢竟還是心疼那個寶貝女兒的。

    “是,你確實是對不起我,也對不起母親,空有一身本事,卻什么也不肯做!”

    身受重傷的赤炎,只覺有千言萬語想說,最終卻還是化為了一句怨言,一想到母親可能還在那所謂的炎牢之中受苦,他就忍不住想要找個人來埋怨。

    事實上赤炎知道就算是作為火烈圣鼠一族的大長老,自己這個便宜外公也是有很多事身不由己的,甚至是貴為族長,也根本做不到為所欲為。

    而且越是在這樣的高位,越是要注意自己的言行舉止,族規放在那里,若是連大長老都不管不顧了,還如何約束那些低階族人們?

    穆極沒有想到赤炎會說出這么一番話來,一時之間有些語塞,在這樣的情景之下,他又勢不能將那些大道理搬出來說。

    “罷了,我知道你的難處,母親我會自己去救的,就不勞煩你了!”

    赤炎并不是個不講理之人,開頭的牢騷發完之后,再次說出一番話來,讓得穆極又是心疼,又是難過,老一輩的事情,怎么能讓赤炎來承擔呢?

    “哼!”

    然而就在穆極想說點什么話的時候,赤炎卻是悶哼了一聲,緊接著嘴角就溢出一絲鮮血,鮮血之中有著一抹隱晦的黑色,散發著些許腥臭之氣。

    “赤炎,你……你怎么樣?”

    見狀穆極再沒有心思去想那些有的沒的,連忙搶上相扶,然而這一感應之下,卻是發現赤炎的傷勢,似乎和自己想像之中的有些不一樣。

    “我……我可能是中毒了!”

    要說對自己身體最為了解的,恐怕還得算是赤炎了,而且他跟著云笑混跡了這么多年,后者醫毒雙修,連帶著他的見識,也比普通的火烈圣族族人要強悍得多。

    “中……中毒?!”

    驟然聽得這個說法,原本還有些不太相信的穆極,一低頭之間,赫然是看到了赤炎嘴角鮮血之中的那一抹漆黑,當下一張老臉陰沉得如欲滴出水來。

    “蒙谷,你竟然如此卑鄙?”

    隔得不遠的子庚自然是原原本本聽完了祖孫二人的對話,只覺一股憤憤之意升騰而起,連第一圣裔的身份都不顧了,直接大喝出聲。

    子庚乃是大長老的嫡系,為人爽直厚道,平日里就看不慣蒙谷一系囂張跋扈的所作所為,只是身份所限,他敢怒不敢言罷了。

    此刻有大長老撐腰,赤炎又是子庚親自帶回火烈圣鼠總部的,眼看蒙谷竟然如此卑鄙,切磋之時施展劇毒,登時忍不住喝罵起來。

    “原來如此!”

    直到子庚喝罵聲傳入耳中,石隆等三人才后知后覺地明白過來,剛才的赤炎為何一招之間就被蒙谷轟成重傷,又為何手臂抬到一半就掉了回去。

    當此一刻,石隆等人的心情都是一陣復雜,他們討厭赤炎這個初來乍道的小子,也希望蒙谷能給他們出一口氣,但絕不想用這樣的方式。

    先前說了,火烈圣鼠一族,大多都是性子暴烈爽直之輩,他們喜歡直來直去,并不喜歡施展那些陰詭伎倆,更別說是暗中下毒這樣的卑鄙手段了。

    “子庚,這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施放劇毒了?”

    對于這樣的事,蒙谷又怎么可能會承認,更何況他知道自己施展的那種奇毒,在一進入身體之內后,就會消失得無影無蹤。

    別說是火烈圣鼠這些并非煉脈師的強者了,就算是一名達到圣階高級的毒脈師在此,也未必能找出那種劇毒的半點端倪。

    也就是赤炎作為當事人,又和云笑這個最為頂尖的毒脈師同行過數年,這才隱晦猜出自己是中毒,否則也沒有其他理由能解釋自己剛才的異狀。

    “解藥,拿來!”

    大長老卻不想和蒙谷這種小輩過多廢話,見得他伸出手來,口中發出的四個字略顯冰冷,積威之下,就連蒙谷也不敢有絲毫怠慢。

    “大長老,如此大事,可是要講證據的,若是你拿不出證據,老師也不會任由自己的弟子,被如此欺凌!”

    蒙谷知道單憑自己的實力,根本就不可能抗衡得了大長老,因此他不卑不亢說出一番話,儼然是將自己身為二長老的老師也搬了出來。

    “我再說一遍,解藥拿來!”

    大長老穆極強忍下心中的怒意,一直對赤炎有所虧欠的他,自然是選擇相信自己的寶貝外孫,也認定蒙谷確實是施展了劇毒。

    “呵呵,大長老真是好大的威風啊!”

    就在蒙谷有些扛不住穆極威壓的時候,一道輕笑聲突然從院外傳來,緊接著一襲同樣蒼老的身影閃身而進,頓時讓得這位第一圣裔大喜若狂。

    “老師,您終于來了!”

    蒙谷都快要喜極而泣了,雖然他并不怕大長老穆極在自己身上搜出解藥,但在那之前恐怕得吃一番苦頭,如今老師一來,局勢可就完全不一樣了。

    “見過二長老!”

    相對于蒙谷,其他三大圣裔也是第一時間躬身行禮,看那恭敬的態度,甚至是比剛才的大長老還有強上三分。

    畢竟這二十年時間以來,大長老不問世事,族長又一心潛修,族內大小事務,基本都是二長老在管,他的權力早就已經超過大長老了。

    來者正是火烈圣鼠一族的二長老霍英,其實力并不在大長老穆極之下,為人智斷深沉,這二十年來羽翼已豐,聲望地位,都不在族長之下,隱隱在大長老穆極之上。

    對于這個霍英,穆極自然是沒有絲毫好感,當年就是這老家伙力主將赤炎的母親抓回,兩者之間從那時候就有了極深的嫌隙。

    只是大長老穆極為了顧全大局,不想讓火烈圣鼠一族禍起蕭墻,又有族長居中調停,當年這場架才沒有打起來。

    但隨著時間的推移,雙方隱藏在心底的積怨已是越來越深,如果二長老一系不針對赤炎也就罷了,穆極還能做到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可這些家伙變本加厲,坑害了穆極的寶貝女兒一個還不夠,現在竟然將魔爪伸向了他的寶貝外孫子,他要是再能忍,可就不是火烈圣鼠一族的大長老了。

    “二長老,我勸你們還是把解藥交出來吧,否則別怪我捅破那最后一層窗戶紙!”

    看著霍英走進院中,穆極并沒有想多說廢話,直接切入主題,他相信蒙谷施展的劇毒,這老家伙身上肯定也是有解藥的。

    只不過穆極有些想不通,像劇毒這樣的東西,一向是人類毒脈師的拿手好戲,難道霍英這老家伙,什么時候竟然和人類毒脈師有所來往了嗎?

    “穆極,我敬你是大長老,這些年來極力隱忍,并不代表我霍英就怕了你,你要打,咱們就明刀明槍戰上一場,這種誣蔑小輩的伎倆,還是不要拿出來丟人現眼了吧?”

    作為明面上管理族群二十多年的二長老,霍英的口才也不是一般圣鼠族人可比,甚至是比一些人類修者還要犀利三分,僅僅幾句話之間,就將蒙谷的卑鄙手段摘了出去。

    大長老和二長老之間的恩怨,這些年來諸多火烈圣鼠的族人都看在眼里,他們一直都在擔心什么時候就會轟然爆發,到時候恐怕連族長也未必壓制得住。

    只是他們沒有想到,這二位的沖突,如今竟然因為一個才來族內兩年多時間的赤炎,而生生爆發了,今日之事恐怕并不是那么好解決的啊。

    “霍英,看你是真的想要和我撕破臉皮了!”

    事關自己的寶貝外孫,穆極是半步都不可能退讓的,這新仇舊恨加在一起,那就在今日一并解決了吧。

    穆極在二十年前的實力就在霍英之上,如今經過二十年的潛心苦修之后,他自認單打獨斗之下,絕不可能輸給這個卑鄙的家伙。

    呼呼呼……

    穆極話音落下之后,身上已是涌出了濃郁的妖脈氣,散發著陣陣熾熱,被熾熱氣息鎖定的霍英也是如臨大敵,對這個族內大長老,他也一直都沒有輕視過呢。

    如此變故,讓得旁觀幾人都是心頭猛震,暗道火烈圣鼠一族數一數二的兩大長老強者,今日真的要在這小小院落之中打生打死了嗎?

    當諸人看到二長老霍英身上也冒出濃郁的熾熱脈氣之時,盡皆是一臉駭然地退到了院外的天空之上,就連子庚也是拎起赤炎騰空而起,生怕被波及。

    一時之間,這座小院之內劍拔弩張,兩大至圣境巔峰層次的火烈圣鼠一族強者相互瞪眼對峙,大戰一觸即發,這一戰甚至可能改變整個火烈圣鼠一族的局勢啊!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今天排三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