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修真小說 > 修神外傳仙界篇 >

第一千六百三十九章 百花深處有故事

    “殺……”此時的文曲大喝一聲,擎起軒轅劍,直接加入戰團,而那數百萬桃花,“轟”的一聲齊齊炸裂,一朵明暗不定的桃花輪廓在煙硝內生出,輪廓之內無數古怪波動,幽綠光影,一并都落入那時間漣漪之內。

    不等桃花輪廓消失,二候所在,一個弟子已經蓄勢,口中詩詞不等說出,“嗡嗡嗡”紛飛白色和粉色霞光內,多多棠棣花開始怒放,真是春花不等人,春風催自香!

    再看那弟子微微一笑,胸有成竹的催動劍器,劍意飛花中,字字句句響起:“棠棣開雙萼,夭桃照兩花。分庭含佩響,隔扇偶妝華。迎風俱似雪,映綺共如霞。今宵二神女,并在一仙家。”{【唐代鄭軌《觀兄弟同夜成婚》】}

    花開錦繡,詞生意境,傳頌在儒仙天庭的詩詞在時間劍陣內吟唱,一下將所有棠棣話皆是引動生出雙萼兩花,本已經流轉到此處的時間漣漪和花狀更加浩大起來。

    文曲已經無法理會劍陣,因為他加入廝殺后,甲乙木部四星將實力節節攀高,劍劍直指要害,劍上星光一重重疊加,威力早超過文曲所想,甚至比先前四頭星將都要厲害了。

    “噗……”斗木獬星將一劍,直接刺入一個仙嬰體內,最讓文曲驚駭的是,“轟……”飛劍上星光一閃,飛劍炸裂,一下子將仙嬰小半拉仙軀炸得塌陷!

    “我的天啊!”文曲心中低呼了,“這……這可是蕭仙友的仙嬰,怕是已經到了金仙后期,居然也被這斗木獬一劍擊傷?這一劍若是擊中小生……”

    文曲不敢多想,畢竟蕭華祭煉的替死符已經快要告罄!

    “嗖……”文曲驚訝間,這仙嬰也不戀戰,直接倒飛,與此同時又有一個一模一樣的仙嬰飛出,補在空缺的所在,依舊四個仙嬰聯合了文曲抵擋四個星將!

    “道……道友居然還藏了幾個仙嬰?”文曲急道,“不若……”

    不若什么,文曲沒有再說,他已經明白蕭華的意思,此時七十二候不曾完全激發,萬萬不能引動二十八星宿大陣最后的手段,他們如今要做的就是拖延,等待四季劍陣第三輪徹底激發!

    此時驚蟄三候弟子開始催劍,劍鳴如吟詩:“根本似玫瑰,繁英外開。香高叢有架,紅落地多苔。去住閑人看,晴明遠蝶來。牡丹先幾日,銷歇向塵埃。”{【唐代齊已《薔薇》】}

    此時,劍鳴聲中又傳來鷹鳴之音,但見有光影閃動,鷹隱鳩現,一朵朵薔薇在光影中凝結出來,端是艷麗!

    似乎是知道時間緊迫了,驚蟄之后,春分劍陣的陸書急忙催動劍意。

    “咔嚓嚓……”左近四周憑空生出重重霹靂,霹靂之內,陸書身后,春分初候弟子飛出,略帶慵懶的聲音道:“永夜無人玉漏遲,圃圃月上海棠枝。月留涼露芳塵暗,花弄清暉淑影移。粉黛三千春對鏡,銀波萬頃曉凝脂。深閨為爾牽愁興,坐間容光強賦詩。”{【宋代張玉《海棠月》】}

    “嗚嗚……”風嘯聲,月暈中,清影重重,一朵朵海棠花帶著醉人的氣息在薔薇四周遍布。

    “刷刷”如連綿細雨聲起,左近漸有陰云密布。

    而春分二候雷乃發聲,雷聲滾滾中,有甄道嘉踏雷而出。

    甄道嘉乃造化門七大弟子之一艾倫的雙生兄弟,此時已經天仙高階實力,若是依了尋常,文曲該安排他司職節氣,不可能放在七十二候中。但春風二候雷乃發聲,是七十二候中由陰轉陽的關鍵,尋常弟子并不能鎮得住,所以文曲特意安排甄道嘉鎮守此處,以至陽之力釘住陰陽。

    特別的,甄道嘉跟雙生兄弟艾倫心意相通,艾倫在節氣大寒的一些感悟早就落入他的心中,這也是文曲安排甄道嘉在此的匠心獨到。

    但聽甄道嘉高聲吟唱:“風雨打黃昏,啼殺滿山杜宇。到得人間春去,問英雄何處。桃紅李白競春光,誰共殘妝語。最是梨花一樹,照誰家庭戶。”{【宋代汪莘《好事近》】}

    雷聲中,風雨里,梨花潔白如雪,早將四周星光籠罩,春季劍陣之后的佛陀感知到異種星力的侵蝕居然又消弱了幾分,佛陀不覺是松了口氣,知道四季劍陣渡過一個關鍵。

    甄道嘉同樣松了口氣,但清明初候桐始華處,葉知秋卻緊張異常,手擎飛劍,不敢隨意催動,四季劍陣講求的就是順序,秦心可以提前吟唱清明意境,但葉知秋不能催動劍意,否則她一動,不必星宿大陣攻擊,四季劍陣自己就崩潰了。

    那處,春風三候始電已經生出,電閃雷鳴中,一個弟子周身劍光如匹練,揚聲道,“家住越來溪上頭,胭脂塘里木蘭舟。木蘭風起飛花急,只逐越來溪上流。”{【元楊維楨《吳下竹枝歌》】}

    紫紅色木蘭花在春風中展動六瓣,就好似鴿子在電光中矯健綻放,不過眨眼間已經遍布天際!

    眼見只有布陣弟子能夠感知的波動不疾不徐的傳來,就好似春風徐徐,清明初候的葉知秋平復一下自己略顯緊張的情緒,身形催動,帶著數百萬弟子激發劍意,口中吟唱道:“國清和煙雨辰,刺桐夾道花開新。林梢簇簇紅霞爛,暑天別覺生精神。英斗火欺朱槿,棲鶴驚飛翅憂燼。直疑青帝去匆匆,收拾春風渾不盡。”{【唐代王轂《刺桐花》】}

    一朵朵白中帶黃,黃中又有白色凝結的桐花恬淡的先放,春季劍陣所演化的三春之景,到此時絢爛至極致,但同時,雷光閃電中的桐花盈虛有數,卻是合了由盛轉衰的意味。

    時間漣漪卷了桐花,到得清鳴二候所在,早有弟子們傾情激蕩,口中吟唱:“梅子金黃杏子肥,麥花雪白菜花稀。日長籬落無人過,唯有蜻蜓蛺蝶飛。”{【宋代范成大《四時田園雜興》】}

    麥花在風中散發了清香,引得眾弟子眼中泛起希望,他們感覺自己化作了一個個孕育麥粒的麥花,此時付出心血,異日收獲飽足。麥花綻放中,又見到蝴蝶,蜻蜓飛舞,點點田園氣息極其時間波動的波瀾。

    不過漣漪的過處,清明三候虹始見處,有陰陽交會之氣生出,云薄漏日,日穿雨影,有虹彩隱現。與此同時,數百萬弟子揮動飛劍,劍意隨一個弟子口占七絕中生出:“竹溪煙絕雨才通,無數深紅間淺紅。山店落英春寂寂,青旗吹動柳花風。”{【宋代釋師體《頌古十四首》】}

    一串串柳花青青翠翠的搖曳,每串柳花輪廓內都好似有一個生機旺盛的小千世界,這些小千世界隨著時間漣漪掃過,急速的生滅。

    谷雨初候是萍始生。雷霆真人的弟子乾泰巖,面對柳花綻放,早就按捺不住,此時深一口氣,帶領戰隊齊齊催動仙力,口中吟唱詩詞,平衡并不算整齊的劍意:“何人不愛牡丹花,占斷城中好物華。疑是洛川神女作,千嬌萬態破朝霞。”{【唐代徐凝《牡丹》】}

    數百萬弟子的劍意有些凌亂,但隨著乾泰巖口中詩詞落在耳中,一個個大小不一,但皆是爭奇斗艷的牡丹花生出,所有劍意都趨于統一,而劍陣中涌來的時間漣漪也在這統一中愈發洶涌,愈發浩瀚。

    谷雨二候鳴鳩拂其羽,飛而兩翼相排,農急時也。不等陣首弟子催動劍意,四周半空已經有飛鳥低鳴,眾弟子會意,口中吟唱,齊齊揮劍:“長憶故山寒食夜,野荼蘼發暗香來。分無素手簪羅髻,且折霜蕤浸玉醅。”{【宋蘇東坡《和文與可洋川園池三十首荼蘼洞》】},荼蘼花素素的綻放,將空間遍布,香飄萬里。

    已經到了此時,不知道是造化門弟子的劍陣催動了劍意,還是逐漸成型的時間漣漪生出了劍意,荼蘼花旁邊,又有楝花節次綻放。

    守護谷雨三候的弟子不敢怠慢,連忙口中吟唱道:“楝花風,都過了。冷落綠陰池沼。春草草,草離離。離人歸未歸。暗魂消,頻夢見。依約舊時庭院。紅笑淺,綠顰深。東風不自禁。”{【宋仇遠《更漏子》】}

    至此時,春季劍陣徹底激發,死死將甲乙木部大陣籠罩,“吼吼……”井木犴星將低吼,四個星將身上各自閃動星光,又有四個星將從星光內脫出,兇悍的撲向文曲及四個仙嬰。

    “南無彌勒尊佛……”此時佛陀口宣佛號揚手間,佛光閃爍的佛劍悠然擊出。

    佛劍并沒有直接刺向星宿大陣,而是落在春季劍陣之內,近一億弟子的殺氣和劍光在佛劍中匯集,到得文曲身后已經如浩浩劍海!

    文曲微微一笑,抬手在佛劍上一點,“刷……”劍光化作十八道劍光,這劍光又狀若十八朵花,每朵花都帶著小千世界生滅的力量,刺入木部星辰之陣!7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今天排三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