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丑妃虐渣不從良 >

第五百七十四章 可怕存在

    高允才心里一個咯噔,暗忖道:完了,這下真的沒救了。

    姑且不說他和沈芷幽前不久才剛吵了一架,即便沒吵架,這沈芷幽在場,也幫不上什么忙,最多只是讓身后的兇獸再多一塊午餐肉而已。

    要知道,他的實力再不濟,也有金仙級別了,而眼前這個女人,只有天仙5級。

    比他都差遠了,更何況是身后那頭仙君級別的兇獸!

    沈芷幽站在不遠處,不冷不熱地斜瞅著高允才和他身后窮追不舍的兇獸,仿佛一個置身事外的旁觀者,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高允才用盡全力朝她沖了過去,一邊沖一邊喊道:“那個誰誰誰,你是傻了還是瞎了呀,你沒看見我身后的那頭大兇獸嗎?你還杵在那里干嘛呀!”

    高允才還從沒見過一個人,面對仙君級別的兇獸都能保持如此淡定的。

    所以,他只能認為,沈芷幽這是被嚇傻了,不會動了。

    沈芷幽輕笑一聲,帶著些許的諷意說道:“如果不是你沖著我跑過來,我又何必面對這么一個龐然大物?”

    高允才微微一愣,臉上閃過了一絲尷尬。

    他沖著沈芷幽跑過去的時候,除了想要求救之外,也的確抱著幾分想要禍水東引的念頭。

    如果身后那頭兇獸盯上了沈芷幽,那他就能有機會趁機逃脫了。

    沒想到,他這么隱晦的想法,也被沈芷幽看出來了。

    高允才咬了咬牙,說道:“不管怎么樣,我們現在都得面臨同樣的境況了。不如這樣吧,你往東邊跑,我往西邊跑,這樣的話,我們也不至于兩個人都交代在這里。”

    至于活下來的是哪一個,就全看他身后那頭兇獸想要追誰了。

    沈芷幽掀了掀眼皮,漫不經心地說道:“不好意思,這個方案,我不同意。”

    “什么?!”

    高允才瞪大了雙眼,完全想不明白,為什么沈芷幽要否掉這個提議。

    沈芷幽翹翹嘴角,輕輕點了點高允才的方向,說道:“因為,交代在這里的,會是你,而不是我。”

    沈芷幽話音剛落,高允才身后的兇獸就嘶吼了一聲,瞬間加快了追趕他的速度。

    “媽呀!!!”

    “爹!快來救我啊爹!!!!!”

    高允才撕心裂肺地狂吼著,撒腿狂奔了起來。

    沈芷幽捂著肚子,哈哈大笑了起來。

    站在沈芷幽身后的殺手擰著眉毛,說道:“你不怕?”

    沈芷幽斂起笑容,眉毛一挑。

    “怕?怕什么?”

    “那頭兇獸啊,它可是仙君級別以上的兇獸!”

    “仙君級別以上,然后呢?”

    “……”

    看到沈芷幽的臉上沒有半分懼意,這名殺手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你是瞎了嗎?!它朝我們沖過來了你看不到嗎?!那可是仙君級別的兇獸!也是整個狩獵場等級最高的兇獸!!!”

    這個女人自己想死就算了,他可不想跟著一起陪葬!

    如果不是沈芷幽給他用了藥,讓他沒辦法離沈芷幽太遠,一離得遠,就得承受鉆心剜骨般的疼痛,他早就奪路逃命了!

    “吼!”

    兇獸大吼了一聲,頃刻間就逼近到了眼前。

    “快跑啊!!!”

    殺手顫著聲音大喊了一聲,轉身就往遠處飛去!

    即便要承受鉆心剜骨的疼痛,他也認了,總比死在兇獸嘴里的好。

    高允才也快到窮弩之末了。

    他一邊跑著,一邊上氣不接下氣地嘮道:“別追我,別追我啊……追那個女的,別追我啊……”

    “吼!”

    兇獸已經來到了高允才的身后。

    它一個嘶吼,朝高允才俯身下去,張開了它的血盆大口。

    “啊啊啊——”

    高允才嚇得褲襠都濕了,“撲通”地跪在了地上。

    正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刻,沈芷幽唇角一勾,一躍而起,竟直接坐到了兇獸的腦袋上!

    “吼吼吼!!!”

    兇獸發現頭頂多了一個“小蟲子”,不由得怒了,再也沒有搭理高允才,而是揮舞著利爪,想要把沈芷幽抓下來。

    跑了一半的殺手發現沈芷幽沒有跟上來,便扭頭看了一眼。

    這一看,便把他氣樂了。

    “愚蠢的女人,居然想著靠跑到兇獸頭頂上來避難,她難道不知道,這樣只會死得更快嗎?光是兇獸釋放出來的威壓,就能把她碾成肉泥了!”

    要不是他中了毒,還得靠沈芷幽來給解藥的話,他早就祝愿這個女人死得越快越好了。

    而現在,他死死盯著對方,心里暗忖著,如果沈芷幽真的死在了兇獸的爪下,他有沒有辦法從沈芷幽的儲物戒里拿到他的解藥。

    果然不出殺手所料,在甩了好幾次都沒能把沈芷幽甩下來后,兇獸徹底怒了!

    “吼吼吼!!!”

    這一次,兇獸的吼聲里帶上了幾分威壓。

    剛剛站起來的高允才一下子被壓趴在了地上。

    而站在遠處的殺手也感受到了丹田處的顫動。

    “不愧是仙君級別的兇獸,僅是吼聲里帶上的威壓,就那么強悍了。”

    殺手覺得,沈芷幽這次是必死無疑了。

    然而,沈芷幽似乎對她“必死”的結局還無知無覺,竟對殺手和高允才傳音道——

    “你們想要活下來嗎?想要的話,那就求我吧。”

    殺手:“……”

    高允才:“……”

    半晌后,高允才往地上啐了一口,說道:“靠!開什么玩笑,我一個金仙級別的修士,還要求你這個只有天仙5級的修士來救我?”

    殺手也冷笑道:“你先看看你自己能不能活下來再說吧。”

    居然敢在兇獸頭頂上拔毛,真不知道該說這個女人勇氣可嘉,還是說她愚昧至極。

    沈芷幽撩了撩頭發,慢悠悠地,帶著幾分邪氣地笑道:“好呀,那你們待會兒再求我的話,可是要跪下來了哦。”

    沈芷幽說完,兀然躍起,一腳朝兇獸踹了過去!

    “嘭!”

    也不知道沈芷幽這一腳到底用了多大的力道,居然直接把兇獸的腦袋給打偏了。

    “砰砰砰!砰砰砰!”

    一拳又一拳,一腳又一腳,本來還兇神惡煞的仙獸,轉眼間就被揍成了一只乖巧的大貓咪——只見它半蹲在地上,用爪子捂著被揍疼的腦袋,“嗷嗚嗷嗚”地哀叫了起來。

    揍累了,沈芷幽輕飄飄地落到了地上。

    “還吼嗎?還吼我就繼續揍。”

    沈芷幽懶洋洋地對半坐在對面的“大貓咪”說道。

    “嗷嗚~嗷嗚……”

    “大貓咪”可憐兮兮地看著沈芷幽,居然已經沒有了半分屬于仙君級別兇獸的樣子。

    “乖~”

    沈芷幽說著,從儲物戒里拿出了一顆仙丹,單手一拋!

    “大貓咪”張開大口,“嗷嗚”地一口吞了進去。

    一股暖流從丹田處升起,很好地舒緩了剛才沈芷幽揍它留下來的疼痛。

    仙獸眼睛一亮,開心地跑到了沈芷幽的身邊,用毛絨絨的腦袋在她的手臂上蹭了蹭。

    顯然是在撒嬌。

    “這,這樣都行?!”

    高允才目瞪口呆。

    眼前這只真的是仙君級別的兇獸嗎?該不會是假冒偽劣產品吧?

    沈芷幽走到了仙獸的身邊,拍了拍它毛絨絨的大爪子,然后對高允才和殺手輕輕一指,淡定地說道:“咬他們。”

    “吼!!!”

    本來還是乖萌寵物的仙獸,搖身一變又成為了這片區域的君王!

    “吼吼吼!!!”

    仙獸大吼著朝高允才和殺手沖了過去!

    “啊啊啊——有沒有搞錯!!!救命啊!!!”

    高允才再也沒有心思去懷疑仙獸的修為等級,狼狽地從地上爬了起來,奪路逃命去!

    殺手也想逃,結果,他發現了一個嚴重的問題——

    沈芷幽再次跳到了仙獸的背上,這一次,仙獸沒把沈芷幽甩下去,而是乖乖地讓她呆著,然后嘶吼著追趕著他和高允才。

    他中了沈芷幽的毒,根本不能離沈芷幽太遠,一旦離得太遠,就會全身上下如同被敲碎了再重組一般地疼痛。

    結果,他只能一邊忙于逃命,一邊和沈芷幽保持著一定的距離,確保自己不會因為毒性發作而疼暈過去。

    “這到底是什么毒,實在是太邪性了!”

    殺手覺得,自己真快被折磨瘋了。

    沈芷幽坐在仙獸之上,優哉游哉地笑道:“我早就說過了,如果你們求我的話,我會考慮救你們一命,結果,你們不肯求。現在,你們只有跪下來,我才會松口了。怎么樣,考慮好了嗎?到底跪不跪?”

    “跪個屁!你這個惡毒的女人!你知不知道我的父親是誰?你這樣對我,我父親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知道啊,你不是說過嗎,你的父親是當朝宰相啊。”

    “那你還敢這樣對我?!”

    高允才氣不打一處來。

    “哈哈,我為什么不敢這樣對你?即便你在獵場出事,那也是你實力太差,被仙獸吃掉了,關我什么事?你覺得,你父親能查得到我身上嗎?”

    沈芷幽輕快地說道,讓高允才狠狠一噎,居然找不到任何反駁的話語。

    而還在往前跑的殺手神色一閃,忽然轉過身去,“撲通”地跪了下來,說道:“求求你,放過我吧。”

    這一跪,真是干脆又利落,讓“寧死不屈”的高允才登時目瞪口呆了。

    這個男人的修為實力明顯比他的要高,連這個男人都屈服了,那他還有必要繼續躲下去嗎?繼續躲的話,很可能真的要交代在這里了呢。

    沈芷幽揚起了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她輕輕拍了一下仙獸,對不遠處的殺手說道:“不好意思,你的請求,我不接受。”

    “什么?!”殺手猛然抬起了頭,難以置信地朝沈芷幽看了過去。

    高允才怒了,指著沈芷幽說道:“你是不是太過分了?!不是你讓我們跪的嗎?他都跪下來了,你還不肯放過他?!”

    沈芷幽笑容燦爛地說道:“對于一個打算先求我放過他,然后趁機反手給我一刀的人,我為什么要答應他的請求?”

    “你……”

    殺手語塞。

    他的確是打算這樣做的。

    他想要先麻痹沈芷幽的神經,在沈芷幽放過了自己,并開始麻痹輕敵的時候,他再趁機取了沈芷幽的性命。

    沒想到,這個女人如此可怕,不費吹灰之力就看出了他的想法。

    殺手頭一次覺得,自己在對上沈芷幽的時候,幾乎毫無勝算。

    沈芷幽居高臨下地看著殺手,一字一頓地說道:

    “最后給你一次機會,你打算向我投誠,還是繼續完成淑妃交給你的任務?”

    殺手兀然瞪大了眼睛!

    “你……你知道是淑妃……”

    沈芷幽勾勾唇角。

    “我不僅知道是淑妃,我還知道,她給我的靈符都有問題,你沒看到,我壓根沒有用她給我的靈符來對付這頭小可愛嗎?”

    殺手:“……”

    高允才:“……”

    小可愛?呵呵……

    第一次見有人給仙君級別的兇獸起個如此清新脫俗的名字。

    殺手神色復雜地看著沈芷幽。

    “既然如此,那你為什么還往這個圈套里鉆?你明知道淑妃會在這里設下各種陷阱來對待你……”

    沈芷幽笑容更深了。

    “因為……你沒聽說過嗎?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任何的陰謀詭計都是沒有用的。”

    “而我,就有這樣的實力!”

    “否則,你覺得,我是怎么對付得了一頭仙君級別兇獸的,嗯?”

    沈芷幽最后那句話,讓殺手頓時啞口無言。

    看著神態自若地站在一頭仙君級別兇獸身上的沈芷幽,殺手的腦海里浮現出了這樣一句話——淑妃,你真的知道你招惹了一個什么樣的存在嗎?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今天排三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