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近戰狂兵 >

第1523章 京城事了(一)

    觸手溫潤,粉嫩滑膩,堪稱是吹彈得破。

    如此肌膚已然是讓人挑不出絲毫的瑕疵來,如此嬌嫩滑膩的肌膚要說是厚臉皮絕對是要遭到天打雷劈的啊。

    一時間,葉軍浪都說不出話來。

    眼前的少女眼眸眨也不眨的盯著他看著,迎著少女那雙清澈的雙目,從中看到了一絲的羞赧,但更多的卻是一種堅定——矢志不渝的堅定!

    喜歡一個人即便是海枯石爛滄海桑田了也絕不會改變絲毫的堅定!

    葉軍浪心頭像是被觸動了般,泛起了一絲暖意,以往他從把秦幽夢當成是一個小妮子來看待,可是如若換另一種目光來看,實則她也不是個小女孩了,已經長大,已經成年。

    高挑的身段已經透出幾分曲線玲玲的窈窕韻味,那對蓓蕾也在綻放著,勾勒出那半圓完美的曲線,加之那張縹緲若神般的精致面孔,不難想象,再有幾年光景的沉淀洗禮之下,必然出落成為一個禍國殃民級別的傾城大美人。

    院子中自然是有些冷的,葉軍浪索性將左手也撫著秦幽夢的左臉臉頰,兩只手捧著她的玉臉,說道:“外面冷,這不,臉蛋都凍紅了。還是進去吧。”

    “我不!”

    “聽話。”

    “就不!”

    “為何?”

    “進屋子里就感受不到你手掌間的溫度了。”

    秦幽夢仰著臉,很是認真的說道。

    葉軍浪頓時有些頭疼,女人一旦撒嬌說起情話來,男人根本沒法招架,特別是聰明的女人。

    問題是這院子中時不時有秦家本族的人在來回走動,被看到了多少有些不好。

    葉軍浪只好說道:“要不去外面轉一轉?”

    秦幽夢眼眸一亮,點頭說道:“好啊。不過,你得要拉著我的手才行。”

    “都依你。”

    葉軍浪頗為無語,感覺受到了脅迫。

    不過相比在這院子中一直雙手捧著她的臉頰,在外面拉拉手總要好很多,至少能夠避開一些耳目。

    秦幽夢一臉雀躍的拉著葉軍浪的手走了出去。

    這里算是她長大的地方,所以四合院外很多地方她都很熟悉,她心想著正好可以趁著這個機會帶著葉軍浪去走走轉轉,好讓葉軍浪知道她童年是怎么過來的。

    ……

    宴席是在中午。

    秦家本族中人數也有不少,因此一共在擺了三桌酒席,主桌上坐著秦老爺子,此外葉老頭、葉軍浪以及秦老爺子的子女也陪同坐著。

    眾人都入座之后,宴席也就開始了。

    秦老爺子已經多年不曾喝酒,不過趁著今天高興,并且葉老頭也在場,他也就破例的喝了酒。

    酒是特供的好酒,在市面上根本買不到。

    因此一壇窖藏多年的特供白酒打開瓶蓋的時候,葉老頭已經是有些迫不及待了。

    只見這酒倒出來,竟是粘稠如漿,透出一股濃郁醇厚的酒香味。

    “好酒!”

    葉老頭嘗遍了世間美酒,因此一看這酒的形態再一聞那酒香味,心知這酒絕非凡品。

    葉軍浪也倒了一杯,隨后眾人紛紛舉杯,向秦老爺子祝賀。

    “都是自家人,就省去繁文縟節那些俗套話了,開吃吧。”秦老爺子開口說著。

    有了秦老爺子這話,眾人也就開始動筷子。

    葉軍浪喝了一口酒,那酒水入喉,清涼中帶著一絲甘意,待到那酒味開始在口腔中擴散的時候,只覺得口齒生香,那股酒勁開始擴散時,從喉嚨到小腹間都有種溫熱感。

    的確是不可多得的好酒,以至于葉軍浪喝了一杯之后又倒了一杯。

    “軍浪,這次來了京城,是不是準備多留些時日?”秦老問了聲。

    葉軍浪一笑,說道:“也待不了幾天。隨后我還要帶著葉老頭去海外那邊轉一轉。”

    “去海外?”

    聽到這話,秦老爺子臉色都愣了一下。

    葉軍浪點了點頭,說道:“對。葉老頭這不是還沒去過嘛,所以就去走一遭。”

    秦老爺子心知葉軍浪所說的去海外走一遭所指的應該不是去旅游散散心什么的,而是另有其他事情。

    不過在這個場合之下,他也沒多問。

    “軍浪,來,我跟你喝一杯。”

    這時,葉軍浪對面的一個中年男子開口,年紀約莫五十歲左右,顯得沉穩儒雅,面相與秦老爺子也有著幾分相似。

    這正是秦老爺子的兒子秦威,他也正是秦幽夢的父親。

    坐在秦威身邊的是一個面容婉約極為秀美的女人,饒是韶華不再,可依然給人一種端莊美麗之感,她正是秦威的妻子張蕓。

    秦幽夢出落得如此空靈唯美,也是遺傳了她母親的基因。

    “秦叔客氣了,我來敬秦叔一杯。”葉軍浪連忙說道。

    此前秦幽夢拉著葉軍浪去外面轉了一圈回來之后,秦幽夢也將她的父母介紹給了葉軍浪認識。

    秦威張蕓夫婦心知葉軍浪就是當年在京城那起突發事件中展開營救行動的特戰兵之一,他們記得當時正是葉軍浪將包括秦幽夢在內的那些學生給帶了出來。

    因此,他們心里面對葉軍浪是極為感激的。

    “平日里我們工作也忙,基本管不到幽夢什么。正好你也是在江海大學那邊,往后就麻煩你多照顧下幽夢了。”秦威笑著說道。

    葉軍浪點了點頭,說道:“一定的。幽夢這邊有什么需要我照看的,我會盡力。”

    “那就行。回頭你跟幽夢有空,可以去蘇省那邊找我。”秦威笑道。

    “好!”

    葉軍浪應了聲,他也是剛得知秦威在蘇省那邊擔任一把手的要職,平日里工作事務的確是很繁忙。

    直至到了下午時分,看著天色漸晚,葉軍浪與葉老頭這才準備起身告別。

    看著葉軍浪這就要走了,秦幽夢還真的是有些依依不舍,她悄悄的拉住葉軍浪的衣角,問道:“葉大叔,明天你還來不來?”

    葉軍浪有些哭笑不得,心想著姑奶奶你也不看看這是什么地方。

    這地方真以為就跟外面的尋常房屋一樣,想來就可以來的嗎?

    “明天就不過來了。住的那邊還有其他人,我總不能一直丟下他們不是?”葉軍浪說道。

    “那好吧,那我去找你好了。”秦幽夢說道。

    葉軍浪為之無語,心想著這小妮子當真是如同她所說的那樣徹底黏上身來了?

    ……

    四更求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今天排三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