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玄幻小說 > 我奪舍了魔皇 >

第605章 603.物是人非

    “今次轉生,未曾從頭開始,而是嘗試奪舍的辦法,以至于生出不少坎坷,我也是近些天才能行動自如,來見云老,實非有意怠慢。”

    江懿徐徐說道:“之所以一直等到這一世才來見云老,卻是因為此前自身神魂迥異,我自己都一直沒能弄清楚身上究竟發生什么。

    雖然都說至尊閉關,但同幽冥神糾纏不清,總還是不希望有太多人了解我的狀況,并非信不過云老,否則不至于連番求見,些許苦衷,還望云老見諒。”

    老劍仙聞言,沒有開口。

    對方言下之意,顯然是指,傳說中的至尊已經不在了。

    “一方面原因在于至尊,另一方面也在于那幽冥神。”江懿目光有幾分幽深:“多年摸索,總算小有收獲,讓我摸清楚這神魂輪回之劫的幾分底細,但偏偏,我能感覺到,她似乎也重新在紅塵界現身了。”

    老劍仙聽到這里,目光微微一凝,注視面前中年男子。

    對方輕輕點頭:“這么多年以來,我時不時,便能感覺到她的存在,雖然無法確定其具體位置,但我肯定,那確實是她。”

    略微頓了一下后,江懿補充說道:“就像是她也時不時會把視線轉到我這里,在觀察我神魂的變化狀況一樣。”

    說到這里,他似乎笑了一下:“感覺,像是也在揣摩嘗試什么,而我則是她試驗的一部分。”

    所以,他觸動那神魂輪回之劫,設法加以利用的時候,對方也不阻撓?

    “她是誰,在哪里?”老劍仙問道。

    江懿搖搖頭:“這些,我都還沒有頭緒,她是否真的是女子,其實我也不能肯定,只是當年見過一面罷了。

    現在雖能感受到她似乎重新在紅塵間現身活躍,但也僅限于這方面有所察覺,但不知道對方在哪里,也不了解其當前詳情。”

    老劍仙重新沉默,沒有出聲。

    江懿口中說得輕松,但話語間流露的信息則讓人不寒而栗。

    針對江懿,或者說楊青士、傅晨、慕容明這樣的巨頭強者,竟完全被對方玩弄于股掌之間,難以反擊。

    這幽冥神的力量層次,著實駭人聽聞。

    “或許,她很快會再次消失,但眼下不得不防。”江懿徐徐說道:“直至今日,我仍不知她意欲何為。”

    “還有跟你一樣的人嗎?”老劍仙開口問道。

    江懿搖頭:“目前尚未發現,想來即便有,也心有顧忌,不敢輕易告與人知。

    即便不提至尊對幽冥神的忌諱,只是天魂震顫被元冥歸宗石所克制的問題,就讓人不敢泄露這秘密。”

    天魂震顫之象,令人魂魄靈動,有益于修煉。

    但元冥歸宗石這個大克星卻不得不讓人顧忌。

    誰也不想變為別人的奴隸,為人所控制。

    老劍仙人品相當過硬,江懿才能跟他無所顧忌的談論這方面。

    “那幽冥神的心思難以揣度,云老也請提防。”江懿言道。

    “你有心了。”老劍仙點點頭,然后問道:“你今日來,除了提醒老朽有關這幽冥神的事情,還有其他目的嗎?照你方才所言,你不僅懷疑至尊已經不在,連陳洛陽至尊傳人的身份,也在懷疑嗎?”

    江懿坦白的說道:“云老面前,不說假話,當初和你們一起前往那黑暗洞天,我也是冒險一試,原抱著向至尊坦白的打算,請至尊出手懲治那幽冥神,解我神魂輪回之劫。

    至尊若是被觸怒當場抹殺我,也是我命里該有此難。

    不曾想,卻是這么一個結果。

    我確實對陳洛陽的身份有所懷疑,不過現在還有很多疑團沒有解開,所以也不好下定論。”

    雖未明言,但老劍仙知道他在指什么。

    首先,毫無疑問,黑暗洞天里若是真的只有個空架子,那江懿也不用落得個提前轉生,奪舍何森的下場了。

    實打實的拳頭打在臉上直接把人打死了,還有什么好說的?

    只是,這出拳的人,卻未必是那位傳說中的至尊了。

    否則很多疑點,無法解釋。

    這就牽扯到另一個問題。

    是陳洛陽本人狐假虎威?

    還是另有人在背后主持,那個姓陳的年輕人也只是以為自己當真鴻運齊天得至尊收為門下弟子?

    前者暫且先不論,可如果是后者,那么現在假冒至尊的人,究竟是誰?

    別人也就罷了,但如果是另一界的至尊,別有用心呢?

    “記得你方才曾提及,青牛觀俞觀主,當時也與你一起去了那里?”老劍仙徐徐問道。

    “不錯,我與凌宮主、俞觀主一同前往。”江懿嘆息:“如無大的意外,凌宮主當時同我一起遭劫,很可能真的遇難了,俞觀主那時候則在跟別東來糾纏。”

    他微微苦笑:“在我和凌宮主一起遭劫后,那里再發生什么,我就不大清楚了。”

    借何森之體重生后,在紅塵中行走,青牛觀當下的狀況,江懿也有所耳聞。

    青牛觀自家對外宣稱觀主閉關,但到底怎么一回事,外界難以判斷。

    此前青牛觀高手幫助古神教平息鄭池之亂,則讓江懿隱約看出幾分不尋常的意味。

    “不管怎么說,那黑暗洞天,是不能再輕易進去了,否則很可能步我等當日的后塵。”江懿自嘲的笑笑:“至于陳洛陽那里,試著尋合適機會再跟他談談吧,不過看起來機會也不好找,不曾想他因為先天宮得了大便宜,臥龍沙都在那古陣下碰得頭破血流。”

    老劍仙靜靜看著對方:“然則,你已胸有成竹的模樣?”

    江懿與之對視,溫和的笑道:“紅塵事,紅塵了,云老莫不是懷疑我會去向清微界、娑婆界這些地方求助?

    我當然不會,但自有人會主動來紅塵啊。”

    “天少君……”老劍仙微微頷首。

    下次星耀爆發時,便是紅塵界里至尊,同羲和界主宰天少君約戰的日子。

    屆時是龍還是蛇,必然見真章。

    “紅塵沒有至尊坐鎮,未必是好事。”老劍仙徐徐說道。

    “至尊無為而治,包容萬千,紅塵里雖有不少魔道,但總體來講,大家都樂得寬松自在,換了其他幾位主宰,確實不一定是好事。”江懿微笑著點頭。

    黃泉界乃死者世界,不用多說。

    山海界為妖族樂土,侵蝕紅塵人間,同樣可能有大災禍。

    清微界、娑婆界稍好,但對于道門或佛門以外的人,就難講了。

    清微界清一色信道,娑婆界人清一色信佛。

    真正得道高人或者佛門高僧興許不在意這些,但架不住有人在意。

    至于羲和界較為特殊,人族與妖族混雜,但卻存在至高的皇族,或者說神族……

    紅塵中,魔尊雖然主宰萬物,但孑然一身,獨自隱居潛修,莫說親族,連侍從都沒有。

    留下別東來當差,是少見的例外之一,但包括別東來本人在內,大家當時都確信只是臨時留在那里。

    羲和界則不同,所有人或妖頭上,都有一群太上皇壓著,天君親族高高在上,一人得道雞犬升天。

    “除了昔年人皇外,如今至尊對我等紅塵眾生來說,已經再合適不過了。”江懿看向老劍仙。

    “有些劫數要來時,避是避不過的。”老劍仙語氣平靜:“誠如你所言,下次星耀之日,一切自見分曉。”

    江懿同老劍仙對視,然后微笑:“是啊,還請云老您接下來多多休養,紅塵正道,少不得您作為中流砥柱。”

    “愧不敢當,只求問心無愧已然不易。”老劍仙看向江懿:“你接下來,如何打算?”

    “留在天河,難免惹眼,容易節外生枝,我稍后就不打擾了。”江懿笑道:“具體何去何從,我現在也沒主意,就在這紅塵中走走好了,這么多年來,青云齋、北魏、古神教,一直在人群中生活,如今重歸自然,未嘗不是一件美事。”

    他起身告辭:“以后可能還會叨擾云老,云老莫怪。”

    老劍仙看著對方離去的身影,默默無語。

    昔日,創立青云齋前的楊青士,便是這般來去匆匆,獨自一人暢游紅塵內外,如閑云野鶴,逍遙自在。

    然后,青云齋主、魏皇、古神教主……

    到了如今,看似重新孤身一人上路,卻再回不到當年了。

    就像他們二人的友誼一樣。

    同時代的人已經所剩無幾,故友重逢本該是難得喜事,但到頭來反而更添遺憾。

    老劍仙心中悵惘,但很快收拾整理心情,平靜下來。

    他寫下一封信,然后喚來門下一位天河長老吩咐道:“送往北海,交到若彤手里。”

    那天河長老雖不知信中內容,但意識到關系重大:“是,我一定親手交給周皇,您請放心。”

    對方動身出發后,老劍仙也沒有繼續留在天河山門休養,而是簡單交代門人后,便即動身前往東周皇都天封城。

    待在天封城的“鶴仙”李護霜詫異的看著老劍仙:“云老,您重傷未愈,不在天河休養,匆匆趕來這里,可是又發生什么重大事情了?”

    “消息真假,還有待進一步驗證,但確實事關重大。”老劍仙疲憊的嘆息。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今天排三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