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白夜獵兇 >

第【40】章:梳頭女人

    劉明遠開口道:“不要搞那些東西,馬長發,你是經過改造的,別忽略法律的力量,足可以壓制一切,還有你,小包,剛才我一直在監控審訊室的情況,你為什么和他說那些?”

    劉明遠的話,讓包瑾低下頭,一言不發。

    而此時,我雖然身體躺在地上,可是精神,卻沉迷于自己的夢境中,無法自拔,大汗淋漓的正在廊道里狂奔。

    而我的背后,一個披頭散發的女人,正在追我,我已經忘了,這是多少圈了。

    我記得這個女人的面容,就是那個谷霏。

    谷霏此時披頭散發,頭發上全都是黏黏的血漬,每跑一步,都有一個腳印印在地上。

    “你為什么一定要追我,又不是我殺了你。”

    “我要你給我申冤,我死得冤枉。”

    背后的聲音凄涼,冰冷,如怨如訴。

    可我不是傻子,知道自己現在站住腳的后果,十之八九是死路一條,人的潛力是無窮的,即便跑了這么久,背后有這么恐怖的東西的情況下,還是跑的動。

    可是跑著跑著,突然感覺自己的腳下如同陷入泥沼,腳下突然沒有著力點,腿一軟,撲通一聲跪在地上,低頭看去,自己的左腳已經陷入一攤血污之中,兩只枯瘦僵硬的手掌正順著腳腕摸上來。

    只覺得自己的呼吸都有一些不順暢了,這雙手仿佛是想要把我拽進血污之中。

    背后的腳步聲越來越明顯,我撲棱一下子從床上坐了起來,把手銬腳鐐扯得嘩嘩作響,滿頭大汗,衣服都已經滲透了汗水。

    正巧這個時候,負責給我檢驗身體的醫生拿著報告單走了過來:“兩位警官,所有的東西都檢查了,包括驗血,還有那半瓶水,都檢查過了,沒有任何的毒.品或者是興.奮.劑一類的東西,不過我們也拍了他的腦CT。”

    “怎么看?”

    “他的身體沒有什么問題,就是腦部活動比較發達,也就是所有的動作,就是他的大腦在運動,致使他看到很多幻覺,之前的狀況都是因為幻覺。”

    聽到這句話,劉明安點點頭:“他現在怎么樣了?會不會有什么問題了?”

    “倒是不會有什么問題了,不過他應該是有幽閉恐懼癥,也就是獨自處于某個幽閉環境下,就會產生幻覺,以后注意讓他避免單獨處于幽閉環境就行了。”

    劉明安點點頭:“既然如此就多謝了,那我們就帶人走了。”

    就這樣,我被強迫做了一個體檢,然后又被稀里糊涂的帶走了,一直在路上,整個人都迷茫得緊。

    “怎么會這樣,我之前怎么了?”

    “你突然就精神失常,還想要掐死那個女警察,你也就慶幸這里,執法不能隨便帶槍,要不然你可能都得交代在局子里。”

    “我要掐死包瑾?”

    我還記得這女警的名字,馬長發點燃一根煙,深深地吸了一口:“我不知道那個小娘們叫什么,不過就是她把你抓起來的,剛開始還以為你是吸.毒過量,就把你帶去檢查一下。”

    聽著馬長發的敘述,我也開始想起之前的經歷,我記得自己最后的記憶就是谷霏朝著自己逼近,想讓自己給她陪葬。

    我躲不過,才想要和她拼個你死我活,結果到了最后,怎么就成了我想要襲警?

    這幸虧是遇到了講道理的,若是遇到不講道理的,把我投進大牢找誰說理去?

    想到這里,無奈的嘆了口氣:“咱們這就算沒事了吧?我明天能走嗎?”

    今天都已經是夜里九點多了,我們在公安局耽誤了整整一下午時間。

    況且我還有很多的東西都在旅店,還需要回去取。

    “不行,你以為人命案子查起來就這么簡單?你必須在這里接受調查,一定時間還需要回局子里接受復查,就算是有急事想要離開,也得請假。”

    “什么?這么嚴重?”

    我沒想到這種事情竟然要求如此嚴苛,早知道我就不報警了,早點離開,何必趟這趟渾水。

    “這家汽車旅館我也不打算開了,這次出的事情晦氣,以后再開,心里也犯計較。”

    馬長發吸著煙,開著車,我坐在后座,一直在思忖今天下午發生的事情。

    自打昨晚入住,接二連三發生的事情就不尋常,剛開始是走廊有詭異人影,然后在儲物間發現尸體,最后就是夢魘,幻覺。

    我也想到了是不是自己飲食方面出現了問題,開口問道:“我喝的水化驗了嗎?沒有什么問題?”

    “沒什么問題,一切都正常,醫生說是你的腦子有問題,有放射神經太活躍,才能讓你產生幻覺,我記得好像就是這么回事,還說你有什么幽閉恐懼癥,不能讓你一個人在封閉環境下獨處。”

    “這是什么毛病?這醫生胡說八道吧?”

    我自己都感覺有些難以置信,自己腦子有病?在我自己看來,好像是這醫生腦子有病才對。

    “我也不知道,反正醫生就是這么說的,行了,到家了,今晚你就和我一起睡大廳吧。”

    “行吧!”

    連續兩天發生夢魘一類的事情,再讓我自己住,我也有些害怕,聽了馬長發的建議我也就爽快的答應了。

    馬長發在大廳給我安排了一個折疊床,還有一張毛毯。

    “我天天晚上睡這里,大貨車司機什么時候到都不一定,需要接待客人,你就和我一起住在這吧。如果有啥事,我還能照應你。”

    這個大廳,約有五六十平米,出了一個吧臺,對面是兩個冰箱還有一個冰柜,幾把椅子,而大廳正對的就是黑黢黢的一樓走廊。

    想到自己晚上睡覺需要面對這樣一個地方,我就感覺有些不寒而栗。

    馬長發從冰箱里拿出兩瓶可樂,丟給我一瓶:“沒啥事晚上就早點睡,局子那邊弄不好明天還得去。”

    馬長發喝了一口水,讓后蜷縮在吧臺里的沙發上睡覺。

    至于我,則是坐在床上,看著黝黑的走廊。

    我總感覺這走廊好像是一頭猛獸的食道,而他就處于獸嘴的位置,眼看著就要滑進這個食道里,然后被消化。

    可是無論人多厲害,都抵抗不住睡意,尤其是體內的麻醉劑還沒有徹底散去藥性,現在處于相對安穩的環境下,也躺在床上過了不多時就睡著了。

    過了不知道多久,我醒了,不是驚醒,就是夜里忽然就醒了,睜開眼睛,就看到了一樓長廊,不知道因為什么,一樓長廊的聲控燈全都點亮了。

    我深深地呼出一口氣,心說可能是自己太害怕了,所以才會在夜里驚醒,剛剛準備繼續睡覺,突然注意到了走廊最里側,有一個人影投射在地上。

    看到了這個東西,我精神一振,原本還有些困頓,這一下子頓時精神了,想要叫醒馬長發,可是脖子就像是被人扼住了一樣,想要說話都說不出來。

    不知道那個人影是不是馬長發,可是心里有事若是不弄清楚,終究是個心病,我翻身下床,也沒穿鞋,生怕弄出點動靜,躡手躡腳的朝著走廊里側走了過去。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可能是里側窗戶沒有關上的緣故,總感覺有些涼颼颼的,我緊了緊衣服,走到了墻角,壯著膽子看了一下地面,人影不見了。

    地面上有一串濕淋淋的腳印,在燈光的映射下看得一清二楚,而雜物間里,現在有一些異響。

    雖然這里曾經死過人,可是我還是想要一探究竟,看看這里到底是什么情況,看看是不是馬長發在里面。

    我沒有忘記包瑾的懷疑,之前還沒有這樣的感覺,可是現在突然感覺這件事真的有些不對勁了。

    那天剛開始馬長發就不同意報警,現在還在里面干什么?會不會是在消滅證據。

    想到這里,更加激動,猛的往出跨出一步,直朝著儲物間走了過去,不過等到我頭探進儲物間里的時候,蒙了,腿就像是面條一樣,無力逃跑。

    儲物間里,看到了一個女人的背影,正在那里背對著我,不過那個背影,曾經在我的夢里閃現過很多次,那就是谷霏的背影。

    此時那個背影正在那里面對一扇鏡子梳頭,我走進儲物間的時侯,在門口的時候,恰好看到了那面鏡子。

    而鏡子里的女人抬起頭的時候,我恰好透過鏡子看到女人的面容,蒼白的臉色,怨毒的眼睛,頭上的窟窿,因為挪動尸體的緣故,灰黃色和紅色混雜的腦組織從窟窿里流出來。

    也就是看到了這一幕,讓我明白了一個道理,人在極端恐懼的時候,是根本喊不出來,也跑不動的。

    自己想跑,可是腿軟的就像是面條一樣,站都站不起來,怎么跑?

    就在這個時候,那個梳頭的女人好像發現了我,然后緩緩轉過身來,向我看了過來。

    喉嚨里面發出了一句,讓我畢生難忘的話:“你來陪我了?”

    第二天早晨,我是被馬長發叫醒的,馬長發臉色十分難看,蹲在我的面前,我睜眼正好看到馬長發的光頭,還有憔悴的臉,嚇得尖叫一聲,坐在地上瘋狂的往后挪,一直到腦袋撞在窗沿上,疼的我齜牙咧嘴,才肯罷休。

    “你這是怎么了?你還夢游?”

    馬長發皺著眉頭看著我,開口問道。

    “沒有,我昨晚看到谷霏了,就在儲物間,就在這,她在梳頭,真的,就是這。”

    “怎么會,你別嚇唬我。”

    馬長發聽我這么說,也是身體一震,下意識后退兩步,看樣子好像是特地想要避開這個詭異的儲物間。

    “我沒騙你,昨晚我還以為是你在這里,我問你,你這儲物間里是不是放了一個落地鏡?”

    “對,這個賓館剛營業的時候我老婆非要買來,放在門口,說是要方便大眾,不過后來我請人看了,說是門口擺鏡子擋財氣,就被我拿到儲物間了。”

    “她昨天就對著儲物間梳頭,然后還回頭看我,他媽的,這個鬼地方我一天都待不下去了,我要走。”

    我說著,從地上掙扎起來,就要去收拾東西。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今天排三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