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庶妃驚華:一品毒醫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決裂

    “他來了。”莫子玉將車簾放下,輕聲說道,“來的比我想象的更快。”

    “姑娘,咱們該怎么辦啊?”綠俏擔憂的問道。

    羋梓握住了莫子玉冰涼的手:“有我在,不用怕,我的人距離這里不足五里。”

    莫子玉輕輕的搖頭:“他帶著最精銳的騎兵,我們跑不過他們的。”

    他將前面的車簾打開,對正在駕車的容淺說道:“師兄,停車,我留下,你們先走。”

    “不行。”羋梓急忙說道,“我不會再讓你入火坑的,我一定要帶你離開這里!容公子,繼續往前!”

    “駕!”容淺在馬臀上狠狠的抽了一鞭子,馬兒頓時加快速度奔跑著。

    只是這些馬因為要躲過關口的士兵的盤問,都用的是普通的馬兒,如何能夠跑得過劉旭所率領的精銳騎兵,眼見著兩方的距離越來越近,直到他們的馬車被包圍住。

    “姜柳!”劉旭在馬上冷聲喝道,“下來,跟本王回去。”

    “王爺,到了這里,你未必能夠在我們手上將人帶回去。”容淺冷笑了一聲說道,一旁的秦逸也是一臉的警備,甚至已經開始在思考,如果突襲,拿住了這領頭一人的機率有多大。

    “可以試試看。”劉旭冷笑著說道。

    莫子玉聽到劉旭的聲音,心里面流淌著一陣陣的悲傷,他們兩個人怎么就到了現在這般的地步了呢?

    她重活了一次,到底又活出個什么名堂了呢?

    不管如何,她不想再做姜柳,不想再做那個祁王府的侍妾,不想在回到祁王府內與那些女人爭風吃醋,也不想再見到劉旭的臉!

    她只想做她自己,只想做回莫子玉!

    莫子玉深吸了一口氣,將車簾打開,鉆出馬車,抬眸冷冷的看著馬上一臉陰沉的男人。

    “我不會跟你回去的,如果今日我們不能夠離開這里,你倒是可以將我的尸體帶回去。”莫子玉冷冷的笑了笑,“這幅身子不屬于我,但是我的靈魂,永遠是自由的。”

    “我們談談。”劉旭下馬,直勾勾的看著莫子玉,他的雙眸有些紅,含著些許懇請的意味。

    羋梓拉住了莫子玉的手臂,輕輕的搖頭。

    莫子玉勾唇,給了他一個放心的笑意,隨后下了馬車,超前走了幾步。

    劉旭也超前幾步,來到了莫子玉的面前,他想要握住她的手,她往后半步躲開了。

    “跟我回去,我可以既往不咎。”劉旭說道,“這些人,我也讓他們平安的離開。”

    “你在威脅我?”莫子玉諷刺的一笑,“我方才想說的話已經說的十分的清楚了,要我回去可以,除非你帶著我的尸體回去。還有他們,個個身懷絕技,你未必能夠留下他們。”

    “你要怎么樣才能夠原諒我?”劉旭又問道,眼神里面的央求之色越發的明顯,“跟我回去好不好,昶卿很想你,我也很想你。”

    提到劉昶卿,莫子玉里面涌起一抹不舍的情緒,她忍住了淚水,抬眸冷冰冰的望著劉旭,冷漠的說道:“怎么才能夠原諒你?除非你死。”

    “真的要我死在你的面前,你才肯原諒我?”莫子玉眼神冰涼冷漠已經看不到此前的柔情,劉旭心中涌起一股劇烈的疼痛,讓他胸中氣血翻涌,他咬了咬牙,突然拔出了自己的佩劍,調轉方向,遞給莫子玉,“你不是恨我嗎?那你殺了我啊!”

    莫子玉盯著冰冷的長劍:“你以為我不敢嗎?”

    “我不信,我不信你能夠下得了手!”劉旭嘴角泛起一抹淺笑,“我們一起經歷了那么多,你真的能夠全部舍棄全部忘掉嗎?”

    “別說了。”莫子玉冷笑了一聲,“你以為我真的愛你嗎?我不過是在利用你而已,你也知道,我上輩子是被劉凌害死的,我不過是想要借你的手復仇而已。”

    她握緊拳頭,指甲扣進了掌心,面上顯得越發的嘲諷,一字一頓的說道:“我從來沒有愛過你!”

    “我不信!”劉旭繼續將佩劍遞給莫子玉,“你若是真的沒有愛過我,為何不敢殺我?”

    莫子玉眼神一冷,一把奪過了劉旭手上的長劍,毫不留情的刺入了他的腹部。

    劉旭沒有想到莫子玉會真的動手,滿眼都是不敢置信,他蹙眉垂眸看了一下腹部的利刃,又痛心的望著她的眼睛:“你真的那么恨我?”

    “你總算把我當成姜柳,不曾將我當成莫子玉,所以你不理解我失去父親跟兄長的痛苦,劉旭,我恨你,我恨你!只有你死了,我才會原諒你!”最后幾個字莫子玉在大喊著,她尖叫一聲將長劍拔出,血水噴灑出來,她的臉上留下一道血跡,帶著溫熱的體溫。

    “王爺!”一旁的青躍一驚,大喊了一聲,急忙拔出了佩劍從馬背之上躍了起來,朝著莫子玉就襲去。

    秦逸在看到了青躍的動作的時候,也是警覺的出擊,將他給擋了回去。

    “哥!”青靈攔住了青躍,“不要上了姑娘,王爺在乎姑娘,若是姑娘受傷了,王爺會心疼的!”

    青躍冷冷的看了一眼莫子玉,咬牙道:“沒有想到你竟然如此狠心!”隨后將劉旭從地上扶了起來。

    莫子玉垂眸看了看自己手上還在滴血的長劍,她抓起了一小把頭發,將黑發割斷,扔到了地上:“自今日起,咱們恩斷義絕,太子殿下。他日相見,咱們便是仇人。”

    劉旭捂著肚子上面的傷口,沉痛而又失望的看了莫子玉一眼,沒有再多說一句,揮了揮手,冷聲道:“讓他們走。”

    “王爺。”青躍不解。

    “讓他們走!”劉旭又低喝了一聲。

    “是!”青躍蹙眉,“讓開,讓他們走!”

    莫子玉將目光從劉旭的身上移開,毫不猶豫的轉身朝著馬車走去,喚道:“小逸,咱們走。”

    “姑娘!”青靈高聲喚道,“保重。”

    莫子玉的身子頓了頓,隨后翻身上了馬車。

    馬車在一起飛馳起來,綠俏早已經嚇得臉色慘白,她湊到了莫子玉的面前,拿出手絹擦著她臉上的血跡,問道:“姑娘,你沒事吧?”

    “我沒事。”莫子玉淡淡的說道,雙眼失神的直愣愣的看著前方。

    綠俏看著莫子玉的手還緊緊地捏著拳頭,而血水則是一滴滴的從拳頭里面往下流著,她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掰開,只見著莫子玉的指甲掐入了掌心肉內,血肉模糊。

    “姑娘!”綠俏心疼的喚了一聲,隨后急忙去找金瘡藥。

    羋梓不動聲色的看了莫子玉一眼,嘆道:“你心里面還是放不下劉旭。”

    “我只想殺他。”莫子玉冷冷的說道。

    “你方才有機會殺他的,可是你出手,并未傷到他的要害。”羋梓說道,“既然心里面還放不下,這又是何必呢?”

    “我沒有放不下。”莫子玉冷聲說道,“他是北夏的太子,是昶清的父親,他若是死了,不知道有多少人將會為此而喪命,不僅僅是我們幾人,還有隨他出行的那些將士,還有南楚的無辜百姓。而北夏的朝堂也會動亂,到時候受苦的還是百姓。”

    “你總算在為別人著想而為難自己。”羋梓握著莫子玉手上的手,輕輕的吹了一下,柔聲問道,“疼嗎?”

    莫子玉正想要回話,突然只覺得喉嚨里面涌起一股熱流,她嘔了一口血水出來,隨后便兩眼一黑暈了過去。

    “容公子!”綠俏大喊道,“你快來看看,姑娘吐血了!”

    容淺臉色一變,急忙入內為莫子玉診治。

    馬車內的空間太窄,羋梓雖然擔心還是將位置留給了容淺,他到了外面與秦逸并肩,看著遠方的落日說道:“你以后可能回不去北夏了,舍得嗎?”

    “我沒有記憶,也沒有故土,不存在什么舍不舍得。”

    “你已經有了新的生活了,為什么那么爽快的答應我,跟我一起就她?”羋梓問道。

    “她救過我。”秦逸想了想說道,“她不僅僅只是救了我,在我失去記憶,最迷茫最無助的時候,是她出現在了我的世界里面,給了我溫暖,給了我一個容身的地方。她……沒事吧?”

    “容公子正在看呢。”羋梓嘆了口氣,“應該不會有事吧。”

    這個時候接應他的人也出現在了前方,一隊人馬,做普通的商隊打扮,只是周圍的貨物里面全是兵刃。

    齊幕煊騎在一匹白馬之上,瞇著眼睛看了羋梓一眼,問道:“世子此行可還順利?”

    “尚算順利吧。”羋梓下車,“可惜了,劉旭還差一點就能夠進咱們的圈子,他只帶了幾十人而已。”

    “無妨,來日方長。”齊幕煊說道,“何況,咱們現在還需要北夏的力量奪回王位呢,這個時候北夏動亂的話,只怕分不出精力助咱們。”

    “嗯。”羋梓說道,“現在戰況如何?”

    “都在計劃之中。”齊幕煊說道,“俞南王人心盡失,眾叛親離,離收復王城也不遠了。羋梓,你即將成為南楚的王,別忘了咱們的約定。”

    太陽沉入天邊,暮色四起,羋梓眼睛微微瞇了一下:“我不會忘,那是我們共同想要做的事情。”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今天排三试机号